小红书CTO谈离开Google后的创业之路

星空媒体 2016-12-02 19:14

新华网北京11月30日电(记者周琳 叶健)2003年就读普林斯顿计算机博士的郄(qiè)小虎拒绝了IBM、微软等公司Offer,放弃常春藤博士学位,加入了一家创'...

新华网北京11月30日电(记者周琳 叶健)2003年就读普林斯顿计算机博士的郄(qiè)小虎拒绝了IBM、微软等公司Offer,放弃常春藤博士学位,加入了一家创业公司。在他出发去硅谷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去做的,会是什么职位。

在该公司宣布退出中国市场的2010年,郄小虎已经是其全球技术总监。腾讯前副总裁彭志坚曾说过:郄小虎与吴军(硅谷著名投资人,《浪潮之巅》作者)、朱会灿(曾任该公司中国工程研究院技术负责人)并称为“国内互联网企业最想从该公司挖的三个工程师”。

这个创业公司叫谷歌。

如果从这个角度看,郄小虎在调研了中国移动互联网领域三年后,没有加入BAT,而是在数千家创业企业中,选择了“小红书”这个起步不久、基因尚未完全定型的企业,就不难解释了。

——谷歌“公平至上”的原则,和小红书致力于实现人与信息高效匹配的初心不谋而合。这个选择,也印证了郄小虎在技术上的理想:制定公平的规则,玩法交给玩家。

从辍学到谷歌:事后想都是经验,事前看全凭直觉

手握IBM研究院、微软研究院等大牌Offer,又面试成功了3、4家创业公司,而到如今回头看,郄小虎当年的可选项中,或死或撤,有一半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这么高的死亡概率,郄小虎是如何挑出谷歌的?

如果要官方答案,郄小虎会总结出两点:一是产品的吸引力。用了谷歌搜索,用户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而且再也不想关掉这个大门。

二是人的活力。IBM、微软的面试官们,都是当年教科书的作者,不少码农都是看着他们的书长大的。他们稳重而全面,却同时略显谨慎又保守。而谷歌永远是“聪明的年轻人”扎堆的地方,即使是副总裁也保持健身并大汗淋漓地来和你面试。

事后想全是经验,事前看都凭直觉。驱动郄小虎去选择的,还是直觉上“做更好的产品”的想法。从郄小虎当时初加入谷歌广告系统,到现在,谷歌年广告收入已超过了700亿美元,每秒钟的收入平均在2000美元以上,背后就是需要高速增长的流量面前,保持系统的稳定性。2004年,谷歌第一次将机器学习用在了商业运作上,此后所有其他广告系统,都是在拷贝这一样板。

此前,决定用户搜索时产生什么样的广告,基于的是套历史数据和规则的系统,难免会掺杂主观判断。而机器学习采用的是完全不同的方式,你把大量的数据扔给机器,它自己会去总结输入和输出之间到底有哪些关联性。这样一方面减少人工成本,同时随着输入量越来越多,结果会越来越好。

这套全新的广告体系上线之后,用户的点击率提高了20%。

回望谷歌12年:再牛气的企业,都有走慢的时候

然而,再跳出来回头看,即使是最牛气的企业,也有走慢的时候。郄小虎认为,在移动化、本土化和快速国际化三件事情上,谷歌都有缺憾。

当移动互联网大潮袭来、安卓涨势惊人时,谷歌花了好几年时间做了“Google ”这一产品,并与2011年正式亮相,但始终没有形成气候。

“事实上我们后来反思,从2010年开始,谷歌一直把Facebook当作一个主要的竞争对手,在'Google '上花了太多心思,从功能、界面等角度看都比Facebook做得好,可为什么最后并没有大成功?是这件事情没得做吗?是因为Facebook已经市场占有率太高了吗?都不是。”郄小虎说。

——“是移动化做的太晚,在追在别人身后的时候忽略了时代的趋势”。郄小虎说,如果谷歌一开始就果断放弃从Web端去赶超facebook的策略,全心投入从移动端重新打造社交体验,比如放弃gmail账号而用手机号登录,结果还很难讲。

在强大的资本和技术倒流下,TMT任何一个细分市场瓜分起来都非常迅速。2012年我们还在手机上装了豌豆荚等一大堆应用商店,而现在应用分发的市场已经集中到三个巨头手中。

“巨大的流量和人口红利,让移动支付、电商等一些商业模式只有在中国才能更快获得优势,远远领先其他国家。”郄小虎说,如果谷歌能更灵活,把自己的应用市场带入中国,会重新定义现有应用分发系统的市场分割。

——“我们都在使用安卓这一谷歌的操作系统,却无法享受Google Play的服务和生态,多么可惜。”

如果再把时间放的再远一些,2006年前后国内外网站的风格和布局是完全不一样。极简的谷歌仍然遵循着“性冷淡”风,在首页上加任何一个内容,都要时任谷歌搜索最高领导人玛丽莎·梅耶尔来批准。

对比之下,国内的网站首页则恨不得塞满了东西,这和中文输入法还不够智能有关系。与其让用户自己去辛苦,不如给他们更多点击的选择。最后,国内很多互联网用户的习惯就被教育成这种特别密集的产品形态,然而这种观点很长时间是不被谷歌总部所接受的。

——“作为长期战略方向,这种思考和坚持是必要的。但在实战中,必须要灵活机动,必须要活在当下。”郄小虎说。

从管理者到创业者:做事是为了改造生活,践行“自己动手”的文化

读基地最悲伤的一句话,是阿西莫夫说,“追根究底,一直向深层探索下去,我们就能够发现,人类蒙受的一切苦难,都可以追溯到一个事实——那就是在银河的历史上,几乎没有任何人能够了解他人的心思”。

每个人都将自己隐藏在他人无法穿透的迷雾中,而每团迷雾里也只有一个人。偶尔,从某团迷雾会透出一丝微弱模糊的讯号,而人类就是借着这些讯号互相摸索。然而,由于相互之间无法了解,也就不能彼此互信互谅,所以每个人从幼年时代开始,始终处于一种绝对孤寂的状态。

如何改变这种永远没有尽头的猜疑链条,后来者给了很多答案。而码农的尝试,就是技术。

“发现的需求永远是存在的。”郄小虎说,“世界上的另一个我”到底是如何生活的,他们产生的信息对于我们来说就是有用的。在美国还找不到一个这样的产品,而小红书现在只是迈出了第一步。“我们希望成为全球最大的商品‘真实口碑库’”。

早年的小红书,其实只是类似于一个购物的社群App。一大群“败家娘儿们”天天在社区里晒全球好货,这和商家写软文的逻辑完全不同。这相当于你被你的闺蜜安利了,两个人一起开心剁手,解决了购物时“晒东西”和“买东西”的痛点。

为了让买东西的人能找到晒这个东西的人,小红书过去也一直提供“编辑精选”功能,但是人工编辑导致绝大多数用户看到的首页都是类似甚至是相同的。且由于编辑大多都是年轻女性,所以对美妆推荐笔记更有判断能力。

这就不是匹配,而是“硬塞”了。

而如今,推送你喜欢的旅游、餐厅、户外用品、帐篷,甚至Airbnb上的分享房间,和最初创业时不同的是,小红书上已经不再只是一个护肤美妆的推荐平台了。郄小虎将其归结于技术的魔力。“将谷歌的广告推送,和小红书的笔记推送抽象到一定层面,是相通的,都是‘精准匹配’”。

星空媒体还发布了更多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