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单车创始人王晓峰:更酷的单车,美好的行程

36氪 2016-12-01 01:15

“我觉得支付宝是选择了另外一种切入方式——用户因为付钱行为经常打开APP,从而把用户导入到感兴趣的内容和社区圈子里去,再来反哺整个APP,让APP的打开频'...

“我觉得支付宝是选择了另外一种切入方式——用户因为付钱行为经常打开APP,从而把用户导入到感兴趣的内容和社区圈子里去,再来反哺整个APP,让APP的打开频度变得更高。”



随手丢掉的感觉很酷

意大利导演安东尼奥尼在纪录片《中国》中记录了1970年代的北京。街道上是川流不息的自行车,偶有公交车和卡车经过。一个8秒的特写镜头中,街头的老头悠然自得地松开车把,一边用脚蹬车,一边展开双臂打起了太极拳。

对今天的人们来说,这似乎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画面了。街头主角从自行车到汽车的转变成了某种时代的隐喻——这个国家由此装上了加速器。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生活节奏都以加速度的方式向前,交通拥堵、空气污染也成为每个城市在发展中不得不面对的大问题。

但在2016年夏末秋初,一款橙色车轮、银色车身的自行车在中国社交网络里成了新的「网红」。网友们用这款单车作为拍照的道具,豆瓣的租房小组里,有人在强调交通便利时注明,「骑摩拜(到地铁站)约5分钟即可到达。」

摩拜就是上述那款智能自行车,目前在上海、北京、广州和深圳这四个城市的街道上可以随时找到它们,租赁过程只需几分钟的时间,在手机上下载App,注册,交299元押金,充值,然后找到街边的摩拜单车,对着车身的二维码扫一下,车子自动解锁,每半小时租金1元,骑完将车子停在路边白线内即可。在中国交通状况最糟糕的这几个超大型城市里,它满足了人们5公里内短途出行的代步需求。

43岁的王晓峰是摩拜单车联合创始人兼CEO。在他看来,一个新生事物最初推动的主要力量肯定是年轻人。但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离开学校之后就不愿骑车了呢?王晓峰和他的同事们做了很多调研,最后的原因归结为一点,面子——「咱俩同在一个单位工作,凭什么你开一辆车,我骑个自行车还是挺破的?我混得没你好,这是坚决不可以的。」他笑着对《人物》记者说,「所以你得跟人说,你是开个宝马,但是我骑个车比你那个宝马或许更Fashion,这是更酷的东西。」

与传统自行车不同,摩拜单车的车轮不再使用车条幅,而是借鉴汽车车轮的结构;轴承驱动代替了链条;实心的轮胎不用再打气……它在外观上被媒体形容为「满满的未来感」。这些设计让骑车成为一种「更fashion」的行为。

王晓峰有近20年的职业经理人经历,刚加入摩拜时,他听到很多「唱衰」的声音。他和同事们找过很多人交流,有行业大佬、专家、政府官员,也有自己的亲戚朋友,他们的普遍反应都是「这个事情太难了」:雾霾、交通拥堵、非机动车道被机动车占用,总之——没有骑行条件,另外其他的问题还包括,车子会不会被偷?政府会支持吗?

王晓峰多年的朋友、一家创业公司的CEO夏青宁曾经也是「唱衰」的一个:「我们当时觉得这个主意不怎么的。我们觉得这是市政府的一个项目……而且是天天赔钱的这样一个项目。我觉得你做这么个项目不是神经病嘛。」在真正体验了单车之后,他的态度发生了转变,摩拜在全球范围内首创的无桩智能共享模式克服了传统公共自行车推广中的最大障碍——麻烦。同样作为创业者的他开始知道这个项目基本上成功的概率「非常非常大了」,因为骑到哪儿就可以扔到哪儿,「这个感觉很酷」。

夏青宁回忆,产品刚刚上线后的那段时间,王晓峰几乎见到一个人就抓住,让他下载App去试骑。王晓峰和团队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产品在现实中被用户使用的场景。每天工作累了,拿瓶啤酒,坐在马路边上数从身边经过的摩拜单车成了他们的最大乐趣。最初十几分钟能等到一辆,后来十几分钟之内可以看到一二十辆摩拜,骑摩拜的人越来越多。

这位化妆品销售出身的创业者对用户的准确洞察收到了预期的反馈。摩拜的用户中,80后和90后占到四分之三。《人物》记者采访的几位95后摩拜实习生都是摩拜单车的用户。一位实习生谈到在路上骑摩拜的感受:「好骄傲的感觉。感觉逼格升高了。」 另一位实习生看到摩拜单车的第一眼就觉得「好炫酷的样子」。

另一些中年用户找到了久违的年轻感觉。与王晓峰一同参加节目的某创业公司CEO谈起自己使用摩拜的体验:他上一次骑车还是在20多年前读高中的时候,多年后因为摩拜重新在上海的街头骑车,「有的时候骑骑发现路边有个店,原来坐车的时候没发现过」。



舒服多了

摩拜公司位于创业企业云集的上海杨浦区江湾体育场,办公室装修的风格是Loft与车库的混搭,附近是复旦、同济等高校,街头不时可以看到学生模样的年轻人骑着橙色车轮的单车经过。

王晓峰一身休闲装扮——黑色T恤,深蓝色牛仔裤和一双运动鞋。他有5套一模一样的衣服,几乎每天都这么穿。他不习惯西装革履。换上《人物》团队准备的西装拍照时,他一直无法放松下来,表情、动作都显得有些僵硬,直到脱下西装,他才终于松了松肩膀舒了一口气:「舒服多了。」

他与通常见到的那类充满激情和感染力的创业者不同,也不像一个打拼多年、做过多家顶尖企业管理层的职场老手。这位留着毛寸、戴着细边眼镜的CEO给人的感觉更像是那种在大学校园里随时会见到的男生,笑容中透出简单,散发着年轻的意气风发。90后同事称他「萌大叔」。「没来的时候就觉得他(可能)是很商务的那种感觉。来了之后就觉得他就是(每天穿着)T恤,然后骑着我们的自行车,骑high了还撒把。」一位实习生笑着说。

除了管理层和技术人员,摩拜团队中1985年到1995年之间出生的占了多数。实习生曹晓月印象深刻的是面试当天,到公司后,她打电话问招聘的同事从哪个门进,电话里说,跟着狗进来就可以了。公司有位同事经常把家里的宠物狗带到公司,然后这位同事的狗把她领了进去。

王晓峰创业前的最后一份工作是Uber上海总经理。Uber当时推出的CEO司机项目就来自他的想法。「Davis(编者注:王晓峰英文名)说我们得做一个CEO司机的那个系列,说得打消大家对于开Uber的人都是一些不怎么样的人(的想法),我们得告诉他,你看其实这些有头有脸的人,比较有亲近能力的人,他们都在Uber上开车。那么你就可以打消人们对于司机不安全,或者这方面的一个顾虑嘛。」当年同在Uber的同事胡中舟对《人物》记者回忆。

做出离开Uber、加入摩拜初创团队的决定,王晓峰只用了几天时间。2015年年底,他对Uber中国与滴滴的「战争」已生倦意。「理论上应该说你现在开车在路上,麻烦你打开软件,接一个人。为什么呢?帮另外一个人能够回家或者上班,路上少一辆车。而不是说,(你在)打麻将呢是吧,出来出来出来,接一单。为什么呢?三倍的奖金。它其实会造成(更多的)拥堵。」王晓峰说。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