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什么人才最抢手?人工智能专家遭疯抢,身价堪比一线体育明星

DeepTech深科技 2016-12-01 00:01

就在过去这几年间,一些科技巨头一不留神就纷纷抢购了一堆你名字都没听过的初创公司:Twitter买了Mad Bits、Whetlad和Magic Pony三家人工'...

就在过去这几年间,一些科技巨头一不留神就纷纷抢购了一堆你名字都没听过的初创公司:Twitter买了Mad Bits、Whetlad和Magic Pony三家人工智能初创公司;苹果公司也将Turi和Tuplejump收入囊中;客户关系管理软件服务商 Salesforce买下了MetaMind和Prediction I/O;因特尔还逮住了一个Nervana。

但其实,这一切都只是冰山一角,而且还不仅仅是这些互联网软件公司在搞血拼而已,参加这场厮杀的还有像三星和通用电气——这些准备把人工智能直接打入实体商品的公司也在积极备战。

只要任何一家横空出世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可以满足市场需求,他们立马就掉入这帮最饥饿也最富裕的公司嘴里。

商业智能软件公司Skymind的创始人Chris Nicholson就表示,“这些大公司分明就是在抢占先机”。对了,Skymind至今还是一个家独立深度学习公司,“科技发展本来就是一场战场,而他们正是在通过这些无休止的收购,来为自己召唤胜利女神。”留给其他小型企业的资源可能已经寥寥无几了。

初创公司的窘境

Nicole Shanahan对此深有感触,她创立的Clear AccessIP公司专门编写可以自动分析专利技术的软件,用最新的深度学习方法来挖掘与任何专利诉讼相关的信息。也就是说,她亟需大数据科学家,就是那些熟悉深度神经网络以及Google人工智能公开引擎资源TensorFlow的专家们。她本来准备招揽四位大数据科学家的光临的,结果现在一个都没招到。

Clear AccessIP创始人Nicole Shanahan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Shanahan的男朋友正是谢尔盖·布林——大名鼎鼎的Google的创始人之一,他也偏偏就是现在正风生水起地在收购人工智能公司的主要角色。

2013年Google就买了DNNresearch,还逮住了深度学习鼻祖多伦多大学教授Geoff Hinton,早在人工智能技术收购热潮之前就抢占了先机,接着他们又拿到了DeepMind,就是那家最近成功学会了人类古老的围棋技艺的人工智能公司,也正是他们这些举动掀起了一阵科技行业的抢购热潮。

就在最近,Nicole把目光锁在了一位位于加拿大的候选人身上,但仍被拒绝了,理由是他就是不想搬到美国去。“这真是在拖后腿呀,”Nicole无奈地说道,“说不定最后我们还是得招他做我们的兼职,就让他在加拿大远程工作吧!”

你可能在想难道她就不能雇佣“普通的”编程师吗?还真不行,他们在开发的这个机器深度学习技术还就真与以往的程序工程技术大相径庭。这和编程的直接关联其实并不太大,反而更多是需要能够从大数据中看懂结果的本领。

不仅在美国,中国的人工智能领域初创公司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就此,DT君采访了深鉴科技创始人姚颂,他的公司专注于全新的深度学习处理器的设计开发,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已成为行业内的明星公司。但即便发展得顺风顺水,在招贤纳士方面,这位年轻的创始人也是一肚子苦水:

“由于深度学习方向在2012年AlexNet异军突起之后才逐渐成为AI方向主流,而相关实验室跟进这一方向并不是在2012年即开始,大约在2013、2014年才开始,因此除却一些最为领先的实验室,从深度学习科班出身的研究生数量极少。”

2012-2015年Google人工智能相关软件项目数迅速增长(图片来源:Bloomberg)

姚颂还补充道:“由于传统计算机视觉等技术精确度完全无法满足需求,大量的以往这个方向的毕业生转行去做搜索等其他方向,已经完全脱离这个行业,因为难以找到有经验的从业者、将他们的工程经验快速转化为深度学习的工程经验。”

此外,姚颂还谈到了整个人才市场的问题。由于AI方向人才供不应求,最初的一些计算机视觉创业公司提供高于市场的、不合理的薪资挖人,让AI方向从业者平均工资达到了相同经验其他方向从业者的两倍甚至更多,而大公司利用其资金优势进一步提升薪资,使得人力成本成为制约人工智能初创公司发展的一大难题。

对AI技术大众化的扼杀?

通用电气(GE)最近刚刚收购了一家位于伯克利的人工智能深度学习初创公司Wise.io,CEO杰夫·伊梅尔特在介绍这家公司的时候可是眉笑眼开:“他们总共有30个人,还都是天体物理学家。咱们现在要把他们融合到航空飞行数据内来,简直是无敌了!”

美国通用电气公司一向是专注于飞机发动机,风力涡轮机或是医疗器材等方面的老牌科技公司。但是这家有着124年历史的工业领头羊也不甘心落后于智能时代。他们正在研发可以挖掘硬件工业数据的软件,以此来革新传统工业生产的运作方式。问题是这个分析程序可不好写,市面上的人才又寥寥无几,于是,通用电气也坐不住了,准备掏腰包也采购采购。

GE希望通过收购Wise.io来改善技术支持和相关服务,以此吸引更多的客户

听上去这个兼并确实对GE和伊梅尔特本人来说都挺好的,当然他们的顾客也纷纷得利。但是,假如你是个小咖私营软件公司,但是又准备给自己的运营操作加点人工智能的料,那得怎么办呢?

Wise.io的初衷其实是想把“人工智能技术大众化”,也就是说他们打算打造出来一个人人可用的深度学习工具。可是,被GE买下来以后,他们这个计划不知道是不是也无影无踪地消失掉了。

尤其是在当下这种软件科技竞争领域里,人工智能的深度学习首先已经成为了“必需品”,再者它来之不易,那么wise.io的收购一案便看起来不再那么轻松愉快了。不是每个公司的钱包都像GE这样的巨头那么饱满的。

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跑到大街上去随随便便就逮到30个熟悉人工智能的天体物理学家。你如果没这雄厚的底气的话,这种人才储备资源只会越来越难得,因为他们实在是太新颖又和以往的标准软件程序开发截然不同。就连那些大咖们嘴里在谈论的也只是一小撮人才资源而已。

各大科技公司展开AI人才大战(图片来源:Dave Simonds)

微软研究院院长Peter Lee直截了当地把获取一个能干的人工智能专家的成本,与美国职业橄榄球联盟(NFL)去购买一个四分卫的价钱相提并论。(科学知识终于值钱了一回。)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