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只黑天鹅!12月4日要成为改变世界历史的一天

海外情报社 2016-12-02 19:14

迈入十二月,2016年就将赢来一个结尾了,然而世界金融市场却一点儿都不敢松懈,因为在本周日,一只黑天鹅就要破壳而出了! 社长曾经撰'...

迈入十二月,2016年就将赢来一个结尾了,然而世界金融市场却一点儿都不敢松懈,因为在本周日,一只黑天鹅就要破壳而出了!

社长曾经撰文为大家盘点过年末的这一片黑天鹅湖,其中12月4日意大利修宪公投正是现在众人瞩目的焦点。

意大利总理伦齐将在12月4日这一天举行“宪法改革”公投,来进行改革扩大内阁话语权。一旦公投不通过,现任总理就得下台,换上一位“反欧元区”党派的新总理!

不仅是意大利,许多欧洲国家出现了类似的状况。同样将发生在12月4日的奥地利的总统选举,也面临着激进领导人上台的威胁。

12月4日奥地利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奥地利自二战后一直是实质上的“两党制”——社民党和人民党或轮流或联合“坐庄”,但今年这两个党却双双被淘汰,激进的“自由党”意外取得领先。

目前在民调中小幅领先的自由党候选人Hofer是极可能发起奥地利脱欧公投的。

这样一来,欧盟的存在岌岌可危,欧元也许面临着消亡的命运!

欧元危机已持续7年

事实上,欧元危机由来已久,至今已然持续了近7年时间。

2008年10月金融危机爆发,冰岛领衔成为欧洲第一个由于国家债务严重超负荷而破产的国家,之后欧元区成员国相继陷入国债危急中。2009年10月20日的希腊债务危机为欧元危机正式拉开了序幕。

造成危机的原因有很对,比如这些欧洲国家积累了过多公共债务,拥有不健全的银行体系,或是拥有无能的领导人,坚持紧缩政策导致危机事件延长等等。

先天“畸形”,注定消亡

其实,从根本上来说,欧元区的建立有本质上的结构性缺陷,让它犹如一个出生便身患重病的幼儿,本身就时日无多。

财政主权与货币主权的分离就是这个幼儿的重症。

这些欧洲国家统一使用了欧元这种货币,制定了规则和要求。一切看上去很完美,但是各国有自己的财政主张,怎么发行全部自己定。自己在家自己玩自己的,怎么可能会不出事?

欧元区建立之初,对包括财政赤字,债务占国家GDP比重等经济金融指标不是有要求吗?

但是在执行上包括自律最严的德国人也没有全部满足需求,太严、太高标的规定没有人能去遵守,不就形同虚设一般?

越玩越没有利益,也不怪欧洲各国急着退出欧盟,急着换下欧元了……

欧洲政治疑云迭起,欧元或活不过五年

先天畸形就罢了,今年的一大堆政治事件正推动着欧元的消亡……

英国退欧就是一个号角,紧随其后,欧洲各国大选里倾向于退欧、不使用欧元的候选人都开始占尽优势。

从意大利12月4日没准就要登台的反欧元区”党派五星运动党候选人,再到法国极右翼党派勒庞,奥地利极右翼“自由党”候选人Norbert Hofer,全都是天时地利,民调领先,只等着上台就大刀阔斧改革,狙击欧元了!

面对如此境地,市场愈发质疑欧元的前景。英国私募和风投公司Burnbrae Group总裁Jim Mellon甚至直接预言欧元将在五年内消失。

活不说满,欧元没准也可逃生

当然,事情也不是一味地如此悲观,也有观点认为,只要德法同盟妙手仁心,欧元也许能救得活。

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教授Markus K. Bruermeier认为,如果法德能够联合起来,给欧元定个调,比如如他所建议的那样,出台一种欧盟担保的债券,为欧洲央行推出量化宽松助一臂之力。

毕竟法国和德国是欧洲一体化的引擎,如果他们在某件事情上达成一致,所有的国家都不会有异议。

目前欧盟已经在考虑这个建议是否可行了,但社长(ID:topnews-9)却觉得够呛,毕竟法国、德国大选也都迫在眉睫,并且目前看来,都是反欧元的党派占尽优势,又如何去奢望他们联合起来去急救欧元呢?

当然,一切结果尚不明了,没准他们都落选了呢?

但是无论如何,欧元的命运即将迎来转折点,是生是灭,或许从本周日的意大利公投结果就能窥见一二了。

各位海友赶快搬好小板凳,等着看这只将在周日(12月4日)破壳而出的天鹅是黑是白,手里有欧元的,捏好了,准备着做出应对吧!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