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腾爸:中小创不断下挫,根本问题还是太贵

中金财经 2017-01-14 23:54

最近市场行情不好,大家比较担心恐慌会进一步漫延,从而推动市场进一步走弱。我最近读书、工作、打牌,玩得都比较嗨,就是写作和刷雪球,比较停顿和迟滞。主要的'...

最近市场行情不好,大家比较担心恐慌会进一步漫延,从而推动市场进一步走弱。我最近读书、工作、打牌,玩得都比较嗨,就是写作和刷雪球,比较停顿和迟滞。

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今天的市场行情比较中我的下怀。

我以前反复发帖探讨过这个话题:我认为这两三年来,包括人心惶惶的眼下,市场最大的现实就是两个方面的失衡——A与H的失衡、大烂臭与中小创的失衡。

前两年,市场是在加深这两种失衡,股灾以后、现在以及未来一两年,我认为市场的主要任务是解决这种失衡。

也就是所谓的“失衡后的再平衡”。

以前的论断是失衡的问题不解决市场走不好,现在还是坚持这个论断。而且以我的观察,市场中人越来越清醒,所以市场这方面的走势越来越明显。也就是说,在我眼中,市场的逻辑越来越清晰。

股灾3.0前,我非常渴望这种趋势能尽快体现出来,所以老朋友应该还记得在3.0之前,我曾推出过一个“观察强势”的系列短帖——当时我密切观察着两个失衡的联动问题——后来的事实证明,我当时心太急了点。

市场的总体估值还太高,股灾时间还太短,人们对过去鼓吹出泡沫的逻辑还没有完全清醒的认识,所以市场只好往下寻找解决方案——从这个角度看,熔断只是个引子,根本的原因还是失衡的问题没有解决。

今天的问题同样如此:在指数腰斩之后,我们发现神创总体市盈率还有60倍,就是再下降一半,还高达30倍啊。

对比一下港股同类标的估值,依然不具估值优势啊。

这种失衡,真是让人虐心啊。

所以当大市行情不好,很多朋友大骂IPO、大骂定增、大骂减持的时候,我唯有冷笑而已——上述问题都是问题,但都不是根本性问题。

根本性问题就是估值,就是失衡。

就像一个歪着身子骑自行车的人,被旁边行来的另一辆车蹭倒了,另一辆车是诱因,自己骑车姿势不正确才是不经蹭的根本原因。

如果要骂架,当然可以指着别人的鼻子骂出一番道理,但不反思、不改过,将来极有可能还会被别人蹭着撞着。

道理,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股灾3.0、沪市大盘触底2638点后,大盘的走势是以“进二退一”的方式逐级上行的,底部也在不断地抬升——当然,悲观论者可以认为这就是熊市中途的短暂性反弹,但我提醒大家,股灾中的小幅反弹还真很少这种以年为单位的走势,所以我更倾向于认为,这是市场内生性的力量在起作用。

毕竟,现在沪市的整体市盈率还在十五六倍上徘徊,以大烂臭为主体的上证50指数静态市盈率仅有十倍。

低估值、高股息的大烂臭还处在历史的底部区域——这才是大盘逐级走强、缓慢抬升的根本动力。

仔细研究近一年的市场走势,我们能很容易地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股灾3.0后,每一次的下挫再上升,或者说上升后的再下挫,受伤最大的几乎都是中小创,而逐级走高的都是大烂臭。

再研究分析一下A、H股,同样的现象也鲜明地存在:一年多,H股下挫再上升,指数再回到原位,甚至还略有上升;而同期的A股,走势最强的沪市大盘却也下挫了10%以上,神板指数,已经惨不忍睹。

也就是说,市场两个方向的失衡问题,都在悄悄地、缓慢地而又坚定地解决着:高的下来,低的上去。

在短期内,AH指数、大烂臭与中小创的走势,有高相关性;但只要把眼光稍放长远一点,我们就能发现,分化和背离现象,还是非常明显的。

我认为,这种表现,还会继续进行下去,直到今天的失衡问题完全解决,直到市场从这样一种失衡走向方向相反的另一种失衡,直到另一个临界点来临——市场再重新走向新的周期。

最近几日的市场行情,似乎更充分说明了这一点:H股完全不顾A股的凄风苦雨,顽强走高,不知不觉又到前期高点,国企指数也已再次兵临万点城下——去年市场上还流传诸多港股边缘化的说辞,其中一个很“主流”的说法是,港股受A股和美股两方面影响都很大,所谓“夹板气”是也。至少在最近这段走势中,这种说法是发生了显著的变化的。港股已经弱弱地走出了一段相对独立的行情。我认为将来的历史会证明,上述说法恐怕一厢情愿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关键的问题,起决定性作用的问题,是估值,其他的神马都是浮云——在H股与A股拉近整体折价水平的同时,A股中的大烂臭与中小创也在悄然发生着类似的变化。

此番下跌,神板指数已经下跌了近20%,而沪市大盘指数下跌了不到10%,而上证50指数则仅仅下跌了6%。

嗯,是的,差距的确在不知不觉间缩小。

我们千呼万唤的风格转化行情,这次,也许真的要来了!

同样的一股风,病弱者会感到森森冷意,健康者则有可能感觉到是春风拂面。

无他,有备者无患而已。

所以,静心看书,安心工作,开心打牌。

本话题在雪球有47条讨论,点击查看。

雪球是一个投资者的社交网络,聪明的投资者都在这里。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