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造”腾讯 从创新公敌到开放平台|特写

财经天下周刊 2017-01-14 23:43

2016年11月11日,马化腾创办腾讯整好18年。 这一天,马化腾联合总裁办成员给腾讯所有的员工(包 括离职、外包、服务)发出了总计3000万元的微信红包,并'...

2016年11月11日,马化腾创办腾讯整好18年。

这一天,马化腾联合总裁办成员给腾讯所有的员工(包 括离职、外包、服务)发出了总计3000万元的微信红包,并赠予所有正式员工每人300股腾讯股票。按照前一日的股价(约208港元),腾讯共发出了约为17亿港元(约合15亿元) 的股票总值。

巨额的红包和股票,让腾讯一时风光无两,在朋友圈的风头甚至盖过了正在进行的双11,也让马化腾获得了来自外界的“尊敬”。

受尊敬,曾是5年前的马化腾和腾讯高管们最想得到的东西,最近一期腾讯内刊的封面仍写着:我们离最受尊敬还有多远。

但受尊敬,并不只和钱相关。在2011年上半年,腾讯就已经是当时中国最赚钱的互联网公司,利润37亿元,比第二名到第九名的总和还多(百度约13亿,阿里约6亿),但也是当时最受公众抵制的公司。

2010年3Q大战后,以360公司CEO周鸿祎为代表的创业者纷纷指责腾讯垄断和抄袭,称“腾讯让我们无路可走”。 在得知QQ推出团购业务后,当时美团网CEO王兴也无奈感慨,有什么业务是腾讯不做的吗? 人们把腾讯叫做“企鹅帝国”,这背后,既有畏惧,也有揶揄。

“那时候,腾讯是比较封闭的,在整个社交平台里面,我们几乎无所不做,但是,当时我们自己没有觉得我们已经成长为一个大象了,我们觉得我们还要有很多的团队做各式各样的产品,而并不和外面生态的企业进行很多的交流。”2016年的乌镇大会上,腾讯CEO马化腾总结说。

马化腾一直有深深的危机感,早期的融资不顺、MSN在中国的一时兴盛让他一直担心公司倒闭,但3Q大战则让他意识到,虽然大树底下寸草不生,但独自走也走不远。2011年,腾讯发布开放战略,马化腾希望通过开放再造一个腾讯,一个外部的腾讯。

5年过去,腾讯今天的市值18000亿港元(12月7日),是当时的6倍(约3000亿港元)。创业者们对腾讯的态度也发生了大转变,即使是王兴,也成为了马化腾的朋友,坐在了乌镇的同一张饭桌上。

相比之下,2011年市值曾超过腾讯的百度,今天只有当时的1.2倍多(11月26日,百度570亿美元)。对开放生态的构建,被认为是造成差距的一个原因。

痛苦与反思

2009年5月QQ农场上线,迅速成为QQ用户沉迷的对象。在外界看来,这不过是腾讯的又一次抄袭。开心网2008年就已经有了“偷菜”游戏开心农场。

“那不是抄袭,那是我们和一个叫五分钟的创业公司合作的,开心网也是和这家公司合作的。”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开放平台负责人林松涛对财经天下(ID:cjtxzk)说。正是全民偷菜这件事,让腾讯看到了合作伙伴身上蕴含的巨大价值。“越来越多合作伙伴的聪明才智创造的价值,不是说腾讯自己想做都能做的过来、做得出来的事情。”

林松涛一毕业就加入腾讯公司,如今已经在腾讯工作了13年。他还记得,当年招他进来的高级副总裁吴宵光对他说了一句:“这是一个能让你改变亿万中国人互联网生活的地方。”作为腾讯第一个担任产品经理职务的人,林松涛先后负责过QQ、QQ空间、黄钻增值服务、QQ农场、腾讯开放平台、 广点通、应用宝等产品的研发和管理工作。

在与五分钟合作的时候,腾讯注意到,五分钟作为创业公司,人员较少,系统架构能力也比较弱,当QQ农场用户量一下上来,每天有几亿人在偷菜时,他们的架构就支撑不住了。腾讯帮助五分钟重新写了系统架构,才重新支撑住。“从这件事上,我们也朝另外一面想,合作伙伴可能很有创意,很有想法,但他们毕竟是一些刚刚起步的创业者,走腾讯曾经走过的路和弯路,对他们来说成本太高了。我们想要合作、帮助他们的同时也是在帮助我们自己。”

而当时的Facebook正获得前所未有的成功,并在积极谋划进军中国。

▲ 2011年,腾讯发布开放战略,马化腾希望通过开放再造一个腾讯,一个外部的腾讯。

2010年,成立6年的Facebook以5亿的注册用户,超越Google的PV流量,估值700亿美元市值。Facebook从一开始就定位为一个开放性的平台,向第三方开发商提供接口,按照内容进行收费和分成。相比于当时国内社交网站屈指可数的应用内容和游戏,Facebook可谓应有尽有。根据当时的数据,Facebook平台上运行的各种第三方应用不下2000种,被测试的更是多达8000种。

“所以,当时从这个点上开始,腾讯就已经有了开放的想法 。”林松涛说。而3Q大战加快了腾讯开放的步伐。

“如果没有对手(360周鸿祎)的发难,我们可能不会有这么多的痛苦,不会有这么多的反思。”3Q大战爆发后,马化腾写了一封公开信表示,将尝试在腾讯未来的发展中注入更加开放和分享的元素。

2011年初,腾讯找来了72位互联网界的观察者,连续开了10场“诊断腾讯”的闭门会议,讨论的主题是“垄断与开放”“山寨与创新”。马化腾承认,自己已经意识到,腾讯在发展了12年后,开始遇到越来越多的来自市场、社会和行业的挑战。

原IT社区Donews总编辑洪波(Keso)受邀参加了当时的诊断会议。在他看来,一开始,腾讯想的可能比较简单,开放可以缓和外部的关系,而像Facebook那样开放也可以帮助腾讯获得外部资源。“但腾讯通过开放获得了很多东西,以至于后来,腾讯对开放的理解也发生了变化。”洪波对财经天下(ID:cjtxzk)说。

再造一个腾讯

2011年6月15日,腾讯召开了第一次开放大会,邀请了1000多个合伙伙伴。马化腾提出,要打造一个规模最大、最成功的开放平台,扶持所有合作伙伴再造一个腾讯。

腾讯公司总裁刘炽平说,从2010年12月5日开始,腾讯就开始了为期半年的战略转型筹备期。那半年里,腾讯主要做四件事:心态的调整,倾听(诊断会议),平台的准备,并且成立了共赢基金。

一开始,很多人并不把腾讯的表态当真。毕竟,腾讯在过去更习惯于全部都自己做,感觉给外界不留任何机会。人们怀疑腾讯只是为了缓和一下和外界的关系。

腾讯公司首席运营官任宇昕也承认,5年前,腾讯对开放的理解其实比较简单:把腾讯平台的流量能够开放出来,分享给腾讯生态里的开发者和创业者,就做到了腾讯开放。

腾讯内部,也有人坚持自己做,觉得自己的土地这么肥沃,怎么做起来也不会太差。但腾讯的很多“自己做”的尝试并不顺利,拍拍、QQ网购、搜搜,甚至收购易迅都没有占到什么优势。

“遇到一个很大的坎其实并不是坏事,也让我们想哪些事情应该做,哪些事情不应该做,或者优先级更清晰了而不是糊里糊涂的什么都往前推。这是不行的。”马化腾在今年与美团点评CEO王兴、58赶集CEO姚劲波一起参加央视《对话》栏目时提到,腾讯内部其实给了很多机会,很多的资金渠道尝试,但还是发现,温室里的花朵打不过野外上千家、上百家的摸爬滚打。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