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利维摩尔,一个天才的陨落

财经车 2017-01-14 22:45

11月28日,一个已经被忘却了很久的日子,但是扑克投资家却一直觉得这个日子值得每一个投机者去铭记与反思,因为这一天,是一个伟大的投机者陨落的日子。美国纽'...

11月28日,一个已经被忘却了很久的日子,但是扑克投资家却一直觉得这个日子值得每一个投机者去铭记与反思,因为这一天,是一个伟大的投机者陨落的日子。

美国纽约,1940年11月28日一个平淡无奇的星期四,下午4时30分,一位留着右偏分金色头发、衣着考究但神情有些恍惚的老年男子走进第五大道745号的雪梨·荷兰酒店(Sherry Netherland),在熟悉的座位上坐了约摸1个小时,并拿出纸笔写了些什么后,他穿过酒吧大厅走进衣帽间。

“砰!”

金发男子掏出他那把1928年买的柯尔特自动手枪,对准自己的右耳抠动扳机,在随后乱作一团的衣帽间里,他当场死亡。

杰西·利维摩尔(JesseLivermore,1877年7月26日~1940年11月28日),上世纪全球最大股灾——1929年华尔街股市崩盘最大赢家。一片叫骂和哀嚎声中,他将1亿美元揽入怀中——当年美国联邦政府财政收入只有40.33亿美元。

以2013财年美国联邦政府财政收入2.774万亿美元折算,利维摩尔1929年的获利相当于今天的687.83亿美元,这样的成绩甚至时下最富盛名的金融投机家乔治·索罗斯也难以望其项背——其40年投机生涯个人累计净资产还不到150亿美元。

实际上,利维摩尔的获利,也超过了微软董事长比尔·盖茨和“股神”沃伦·巴菲特的净资产总额。在2013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上,盖茨的净资产为670亿美元,巴菲特只有535亿美元。

正是利维摩尔这位彪炳人类投机史的“大人物”,本可安然度过“大萧条”,但巅峰11年过后,他却选择了自杀,更令人回味的是,又10年,他重新被记起。

纵然利维摩尔一生四次起落、每每跌倒后都能从失败中完善自己,并最终斩获1929年财富桂冠,但生于美国“黄色新闻”时期,他的努力自修与再造,并不被世人所承认,更多时候,世人只是羡慕他的巨大成功,却从未认可他付出的辛酸和汗水。

人们警告他、诋毁他、中伤他、威胁他,但是利维摩尔却说他喜欢孤独。孤独过后,那是人类诞生以来,亘古未有最牛操盘手的一声叹息。

身穿伦敦萨维尔街私人定制的黑色西服,口袋中装着一把由金链子牵引的金色小刀,链子的另一头则是一支金色铅笔;短而整齐的金色头发一尘不染,皮肤白皙一脸严肃,守时、沉默而神秘。

上世纪20年代多数时间里,利维摩尔都以这样的形象示人,但是在公众眼中,他却是一个导致市场下跌,十恶不赦的“大空头”、“大混蛋”。

1922年,《股票作手回忆录》的作者埃德温·拉斐尔第一次采访利维摩尔,拉斐尔的第一个问题便是,人们认为上周五的股市崩盘是他放空所致,问他有什么看法,他回答说,他从未打压过市场,崩盘是市场本身造成的。

即便是1929年大崩盘,又与利维摩尔何干?他不过是判断对了市场方向,早在崩盘前他就发现,世界大宗商品价格在下行,龙头股开始滞涨,公司销售收入下滑、借贷问题频发——接近于诺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约翰·肯尼斯·加尔布雷斯的研究,而按照今天业内的观点,他不过是顺势而为。

拉斐尔对当时利维摩尔的印象则是:“他脸上表现出来的是真正的沉着冷静,而不是故作姿态。”

但是,作为“华尔街巨熊”、“华尔街独狼”的利维摩尔,其“恶名”早已有之。

1901年利维摩尔与新婚妻子从欧洲回来,因携带了价值12000美元的珠宝而卷入“关税风波”,《纽约世界报》调查说,该投机客早就在股市里赚取了300万美元。

《纽约世界报》,美国新闻界最高荣誉普利策奖缔造者约瑟夫·普利策的报纸,当时也不得不以“黄色新闻”与其他报纸竞争。口口声声标榜着“人民”,生产的却是骇人听闻、华而不实、刺激人心的新闻,人生重大问题成为廉价闹剧,这便是“黄色新闻”的特色,并影响至今。

身处如此新闻时代,利维摩尔无法幸免。

在当时的报纸上,利维摩尔不是一个屡败屡战的聪明投资者,而是如雅各布·利特尔、杰伊·古尔德那样臭名昭著的“做空者”,而他屡次赚到“大钱”,自然是新闻炒作的好题材。

利维摩尔的确不是一个“做空者”。上世纪20年代美国牛市时期,是他事业和家庭最为得意的时期,在此前3次破产教训的基础上,他完善了交易体系,他的财富不断增长,并且再次结婚,还有了2个儿子。

“就我个人来讲,我更喜欢做多。做多富有建设性,与他人共享繁华,不失为一件有意义的事。大众对做空充满敌意。”利维摩尔说。

利维摩尔也不是一个蠢货。早在1908年,他因听信“棉花大王”做多棉花破产,此后,他就再也不相信所谓内幕消息,他靠的就是他自己。1917年他建了一个50万美元的信托基金——即使再破产他也不会再穷了。

他更不是一个无耻之徒。每次东山再起后,他皆悉数还清欠债,哪怕债主已然忘记。

尽管如此,当时的报纸上,依然还是那个“空头”利维摩尔,仅是《纽约时报》,1917年~1940年之间,便至少有15篇对他“不怀好意”的报道,“巨熊”、“独狼”成为他的代名词。

专注于股市之外,利维摩尔应付媒体的能力如此之弱,以至于1922年6月29日,当《纽约时报》记者询问他一条谣传时,他只回应说,他不证实也不否认,记者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我不想破坏一个好笑话。”

当1929年股灾发生,远在伦敦的大众报刊,也在乐此不疲地夸大纽约股市的各种惨状,甚至《经济学人》驻美记者也要发文抗议,已经被夸张渲染了28年的利维摩尔,其舆论处境可想而知。

在利维摩尔最为成功的一年,他丝毫感受不到他的成功。

1929年10月29日早上7点20分,如往常一样,利维摩尔坐上他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轿车,离开位于长岛纳苏郡北岸的豪宅,一路绿灯抵达纽约第五大道730号的赫克歇尔(Heckscher)大厦,再坐上私人电梯直达顶层18楼,穿过会客厅和会议室,最后走入最里面的办公室。

这是利维摩尔平静的一天。早在此前数月,他已动用了超过100名经纪人,悄悄放空了手中所有的股票,当天他累计获利已超过1亿美元。

而在窗外,纽约股市已彻底崩溃。继28日下跌13%,道琼斯工业指数这天再跌22%,《繁华》杂志封面说:“华尔街摔了一个大跟头。”而至1932年7月9日,道琼斯工业指数收于41.22点,较1929年跌幅达89%。

但当晚利维摩尔回到家,见到的场景却让他大吃一惊。他的第二任妻子、漂亮演员的多萝西与两个儿子——小杰西·利维摩尔和保罗·利维摩尔不见踪影,房间则如洗劫了一般。

在司机的公寓里,利维摩尔找到了多萝西和两个孩子。白天有关丈夫的各种广播吓坏了多萝西,她甚至没有给丈夫一个拥抱。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