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司机开起车来...大写的帅!

央视财经 2017-01-14 22:37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目标速度,250公里。断电好。70公里。过分项,注意。断电。闭合好,过仪表,显示正常。目标速度310公里。”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目标速度,250公里。断电好。70公里。过分项,注意。断电。闭合好,过仪表,显示正常。目标速度310公里。”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 记者记录了高铁驾驶室里的日常:每一列高铁列车的驾驶都由一位司机独立完成,每天少则一千公里,多则两三千公里。这些孤独的铁路侠,在将近四个小时的路程之中,很可能连喝水和上厕所都顾不上...我们的回家路,是他们默默守护!

交通运输部的数据显示,今年春运,铁路、公路、水路、民航客流量占比分别为12.0%、84.6%、1.4%和2.0%。而从方式选择来看,高铁成为了旅客出行首选。干净、高效的高铁不仅仅给旅客带来舒适感受,更是安全的保障。

一个人的征程:30秒间隔踩踏报警装置 高铁司机无暇喝水如厕

苗铮是北京铁路局京沪高铁车队的一名司机。一大早苗铮就洗漱收拾完毕,准备出门了。对于他来说,虽然每次出勤的北京南站距离家里只有几公里,但是他在各地的宿舍度过的日子却要比在家多得多。

穿上制服,带好帽子,独自出门,每次踏出家门,就意味着他至少要离开家四天。在京沪高铁车队的派班室,苗铮按照规定进行出勤登记、酒精测试等等,经过一系列的严格程序,他才能够开始这一天的出勤。

在派班室,我们看到了很多高铁司机,他们都来自京沪高铁车队。每一位高铁司机,都至少要有十年以上的火车驾驶经验,并且要经过层层选拔、测试、学习、实战,才能够成为时速三百公里的高铁列车的驾驶者。

京沪高铁车队一共有190名司机,每天在岗当班的要有160多名,负责115对往返列车的驾驶,这也就意味着,每位司机师傅的休息时间都很少,而春运期间,京沪高铁还要增开车次,车队的师傅们将更加忙碌了。

京沪高铁车队队长 麻然松:1月14号开始,加开11.5对儿,也就是每天我需要增加10名司机,在原有的基础上,再增加10名司机担当任务。

登记完毕,进入北京南站,苗铮踏上了今天他当班的列车,进入了驾驶室。这个不足四平米的高铁驾驶室里是所有高科技集合的地方,最前方是减速玻璃制成的流线型墙面,驾驶室前方集成了各种仪表盘,每一列高铁列车的驾驶都由一位司机独立完成,每天少则一千公里,多则两三千公里,这个不足四平方米的驾驶室,就是高铁司机们独自坚守的岗位。

北京铁路局机务段京沪高铁车队司机 苗铮:我跑到济南西,休息两个小时,之后在北京南,然后晚上再去入库。

驾驶16节车厢的高铁列车,从45公里每小时,提速到300公里每小时,苗铮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和仪表盘。

苗铮:目标速度,250公里。断电好。70公里。过分项,注意。断电。闭合好,过仪表,显示正常,目标速度310公里。

行车中,苗铮不断地做着手势,喊着口号,这正是每个高铁司机在列车驾驶中的规范动作。每做出一个对列车的操作,他不仅要执行,还要喊出来确认,更要做出手势提示自己注意力集中。

从北京驶向济南西的途中,一路灰蒙蒙的雾霾让能见度变得非常低。

苗铮:您好,高15司机,我这区间大雾,瞭望距离不足200米。好嘞,注意安全……

虽然是严重雾霾天气,但是高铁列车的速度仍然保持在三百公里每小时,这意味着,列车每秒钟都要驶出83.3米,能见度却不足二百米,这让苗师傅比平时更加小心翼翼。一小时32分钟后,列车安全、正点、准确地停靠在了了济南西站。下了车,完成了第一趟任务,苗铮这才稍稍地松了口气。

到达济南已经是中午一点多,苗铮在休息室吃了盒饭。由于在开车过程中精力非常集中,所有的高铁司机每完成一段行程,到站无论什么时间点都必须在宿舍休息,这既是身体需要,也是工作的强制要求。司机休息室里一片静悄悄,苗铮的休息时间是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后,他又将踏上济南西返回北京南的列车。

再次上岗的苗铮坐在驾驶室里依然是神情专注、目视前方,记者注意到,除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苗铮的脚,在驾驶列车的时候也始终不能闲着。他一直不停地在用脚踩着下面的踏板。直到列车在中间站停靠时,苗铮才跟我们讲述了其中的玄机。

苗铮:你看这个脚踏,ASD装置这叫,每隔30秒,你看现在红色出来了,报警声,能听到了,这就是报警声,我必须再踩它一下。

原来,这是高铁驾驶室的一个特殊装置,为了让司机师傅时刻保持清醒,每30秒之内,司机需要踩一下这个脚踏装置,如果超过30秒没踩,驾驶室就会发出警报声,如果超过40秒没踩,整列高铁列车就会直接紧急制动,被迫停车。因此,每一位司机在驾驶过程中都必须时刻坚守,保持脚踏的动作。如果是驾驶较远的路程,那么这将近四个小时的路程之中,司机师傅很可能连喝水和上厕所都顾不上。

苗铮:红黄灯,站内停车,严守速度,站台右侧,双股停车,选择右侧。

傍晚时分,苗铮驾驶的高铁列车驶入北京南站,旅客们平安到达,但是苗铮一天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他还需要把在线路上运行了一天的高铁列车,送回位于北京丰台区的动车段进行检修。

忙活到晚上八点,苗铮终于完成了这一天的工作。但是虽然人在北京,他却不能回家,因为明早还要驾驶京沪高铁的第一班车出发,只有短短几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按照规定,他只能回宿舍休息,而且出来上班这几天,他们工作规定禁止使用手机,虽然很想孩子,但是他却没有办法联系家人。

凌晨两点,仅仅休息了五个小时,宿舍里的灯又亮了。今天,苗铮的任务是驾驶京沪高铁线路上的第一辆车,也叫动态检查确认车。这是每天线路上的高铁列车开始正式运营前,都会发出的一辆区间高铁空车,来动态检查高铁线路和车辆的状态,确保白天里繁忙、密集的高铁能够安全、正点地发车。4:40分,0检7487号动检确认车就要发车,苗铮提前将近3个小时起床,因为发车前他还有一系列的准备工作要做。

凌晨三点,在一片寂静中,苗铮穿梭在铁轨间行走。3点30分,苗铮提前一个多小时到达了驾驶室。

苗铮:我得做好多的准备工作,这个车一上车没升弓状态,我得升弓,然后做各种的机能实验,确保这个动车组运行正常。紧急制动实验,开始实验,将制动手柄置于紧急位。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