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 | 霍华德·马克斯:如何在纷繁的声音中发掘价值

fmbamp 2017-01-14 21:58

从已经尘埃落定的总统大选之中,我得到了一些启发,于是写下了这篇备忘录。我在 11 月 14 日中的备忘录“Go Figure!”中说了,不再谈政治了。我是这么说'...

从已经尘埃落定的总统大选之中,我得到了一些启发,于是写下了这篇备忘录。我在 11 月 14 日中的备忘录“Go Figure!”中说了,不再谈政治了。我是这么说了,但我还是时常自己琢磨政治问题。这篇备忘录谈的不是政治,而是我对别人的观点的想法。

就大多数将来发生的事件而言,根本没有“事实”,有的仅仅是“观点”。专家,特别是那些聘请来的专家,说起话来像真的一样。他们说得再像真的,他们的话也不是一定能变成现实。

当今的媒体

我年轻的时候,公众只能从几家主流媒体获得信息,电视只有几个频道,一般是三家有线电视网和四家本地电视台。1987 年以前,各家电视台必须遵守联邦通信委员会 (FCC) 的公平原则,在讨论公众关心的事件时要同时播放正反双方的观点和意见。当时的电视主持人爱德华 R?默罗 (Edward R. Murrow) 特别受人尊敬,他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以为自己很明白的人,肯定不明白。”同样赢得了人们信任的主持人还有 Walter Cronkite、Chet Huntley 和 David Brinkley。各家报纸虽然或是倾向于民主党或是倾向于共和党,但是他们的政治倾向只表现在社论上,在其他版面的新闻报道中,整体上都保持不偏不倚的态度。

后来,有线电视台数量剧增,各家电视台激烈地争抢观众。有的电视台,还有一些谈话类电台,开始转为全天候播放新闻。Rush Limbaugh、Roger Ailes 和 Rupert Murdoch 发现播放偏激的、有煽动性的节目可以吸引大量观众,能赚大钱。Don Imus、Howard Stern 等人主持的节目夸张低俗,他们不理会语言规范,不在乎举止是否体面。许多新闻节目和谈话类节目纷纷效仿。我们今天在媒体中听到的各种肆无忌惮的喧嚣吵闹、大量充满偏见的言语都是从那时开始产生的。

今天的新闻媒体比 30 年、40 年、50 年之前差远了。许多媒体主观偏见特别严重,受众读到的、看到的、听到的都是片面之词。接触媒体越久,越看不到事情的全貌。媒体对 2016 年总统大选的报道同样是以偏概全,大多数人看到了偏颇的报道,也变得充满偏见。

当年的默罗能坦诚地告诉我们新闻事件的扑朔迷离,今天的媒体从业人士却好像无所不知,本来只是预测,在他们嘴里说出来却言之凿凿。

提起来这些主持人,我就想起 20 世纪 70 年代的时候,有人说经济学家是“从来不盯市的基金经理”,意思是他们说错了也不在乎。2015 年 8、9 月份的时候,特朗普还在争取共和党提名,一位 New York Times 的专栏作家断言“特朗普输不起,在 1 月份的总统初选之前,他就会退出。”事情没像他说的那么发展,他也没再提自己说过这话。

如何对待媒体

去年,我花了很长时间通过网站、报纸和电视关注政坛动态。我周围的大多数人像我一样,非常关注大选的进展。许多人甚至生怕错过一点消息。

我儿子安德鲁帮我总结了媒体对人们的影响:

关注新闻事件的最新进展,人们有一种很强的参与感,有一种对一切了如指掌的感觉。

人们以为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中,在思考和行动中更有信心。

其实,媒体上的专家的见识比一般人强不了多少。

人们只是喜欢听媒体中与他们的意见一致的声音,不喜欢听与他们意见相左的声音。

关注媒体中专家发表的意见是一种无助于理智进益的消遣。

在大选结束后一周,11 月 16 日,《Observer》刊登了一篇文章,我觉得写得特别精彩。文章的标题是“想让美国再度伟大?先别看新闻了。”(Want to Really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Stop Reading the News)。作者 Ryan Holiday 讲述了被席卷于铺天盖地的新闻中的感受。

受多种因素影响,我们的媒体中有如下现象:

为了得到高品质、可靠的信息,我们需要目不转睛地长时间搜寻。和从前相比,包围我们的“新闻”多了,原创的报道少了。别人的意见和分析多了,真知灼见少了。

Chuck Klosterman 说他有一次看到在一家橄榄球俱乐部的办公室里,所有人都在看 ESPN。他觉得很奇怪,难道球队俱乐部的人不应该比普通观众或记者更了解行业信息吗?原来俱乐部的人和我们普通人一样,他们和我们一样养成了关注媒体的习惯,和我们有着一样的群体思维。

你刷 Twitter 不可能迅速得到最需要的信息。Twitter 不是把你卷进无休无止的争论,就是让你听到各种人云亦云的声音。

我们“参与”到这个生态系统中,因为我们都充满好奇心,因为我们都上瘾了。

作者 Holiday 给出了他的解决之道:

我不对一切充耳不闻,不远离时事,与世隔绝。我只是不再时刻关注最新动态。我只想每周日观看新奥尔良圣徒队的比赛。我不再骗自己,以为看星期二的体育新闻就什么都知道了。

不管我们看、还是不看,媒体对将来某件事的报道,不会对这件事的最终结果产生任何影响。如果我们明白这个道理,我们的生活能更平静、更有成就。

宏观有多重要?

过去十几年来,人们对“宏观”越来越关注。格林斯潘领导美联储时采取积极政策,或许是从那时起,投资者对宏观越来越关注。现在很多分析师不专心研究每家公司的情况,而是执着于央行行为、政府行为、利率和汇率走向以及市场的波动。

我们的耳边天天都充斥着这些声音。许多人以为把握住宏观是投资成功的关键。下面我们谈谈这个问题。

我经常和客户、潜在客户、CFA 以及学生们交流,有很多机会了解别人的想法。听众向我提出的问题大同小异。过去几年来,别人问我最多的问题是:

美联储会在几月份加息?

经济或市场可能出现什么问题?

我们现在处于哪个阶段?

去国外的时候,人们还会问我,这个国家的前景如何?

美联储会在几月份加息?2013 年 5 月 22 日,在出席国会听证会时,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说:“如果经济持续好转,而且我们认为经济能持续好转,我们在今后几次会议中可能决定放缓购买债券的节奏。”他的话震惊了全世界。量化宽松是美联储刺激计划中的一项重要举措。伯南克暗示美联储可能放缓买债,由此推断,多年来在低位徘徊的利率可能开始上升。

伯南克说完这番话后,人们就开始不停地猜测什么时候加息,这是别人问我最多的问题。我总是回答说:我怎么可能知道,你知道了又能怎样?

首先,我怎么可能知道?我一直说我不是经济学家,也不是美联储观察员。经济学家和美联储观察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加息。没人知道,或许美联储自己都不知道。

其次,知道了又能怎样?我告诉你 12 月份加息,你会怎么做?我要是告诉你 3 月份呢?你又会怎么做?不管怎么做都没用,3 月份加息的预期应该在 3 月份之前很长时间就反映到资产价格中了。加息日期这样的消息没什么大用。

可能出现什么问题?许多人觉得我们已经享受了很多年金发女孩经济,不是太热,也不是太冷。经济发展不算慢,不至于出现衰退或通货紧缩。经济发展也不算太快,不至于出现 严重通胀,用不着采取抑制措施。市场很强,预示前景良好,但又没出现泡沫。投资者的情绪也是如此。

fmbamp还发布了更多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