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业警报越拉越紧越拉越响 Prada和MK供应商九兴控股年销售暴跌

无时尚中文网 2017-01-14 21:12

东莞鞋厂的流水线工人 无时尚中文网(微信号:nofashioncn)2017年1月14日报道:年初东莞工厂兴昂的关闭似乎为全球最大时装鞋制造商九兴2016年定下'...

东莞鞋厂的流水线工人

无时尚中文网(微信号:nofashioncn)2017年1月14日报道:年初东莞工厂兴昂的关闭似乎为全球最大时装鞋制造商九兴2016年定下基调。

周五盘后,全球最大时装鞋制造商Stella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td. (1836.HK)九兴控股有限公司(下简称九兴集团)发布四季度及全年初步业绩,2016年,该公司销售暴跌12.1%至15.490亿美元(2015年:17.628亿美元)。

2016年是九兴集团四年来第二次收入下滑,不过,2013年该公司收入跌幅仅为0.7%,2016年暴跌,导致九兴集团收入几乎回到三年前水平,该公司2013年收入为15.398亿美元。

作为以大陆为基地的标志性制造业,九兴集团的衰退仅仅是中国制造业整体衰退的一个缩影。

据海关总署1月13日周五发布的数据,2016年,中国货物贸易出口13.84万亿元,同比下降2%,以美元计价出口同比大跌7.7%,连续两年下降。同日,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发布数据称,2016年中国纺织品、服装累计出口17310.7亿元,以下降1.7%收官,其中纺织品出口6921.2亿元,增长1.9%,服装出口10389.5亿元,下降3.9%。以美元计算,2016年纺织品、服装累计出口2624.5亿美元,下降7.5%,其中纺织品出口1049.9亿美元,下降4.1%,服装出口1574.6亿美元,下降9.6%。

由于国际采购多为美元采购,实际上2016年中国纺织、服装业务出口非常惨淡。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解释称,出口市场经济复苏缓慢,外需疲软;外部环境不稳,不确定因素增多;企业生产成本不断提升,传统优势进一步弱化;产业及产品转移导致产品在主要市场份额逐步缩小;出口商品价格出现较大幅度下跌等五大因素决定了2016年的出口成绩。

九兴集团旗下原东莞兴昂鞋业

中国纺织、服装制造业的困境究竟如何而来?其自然有大量的外围经济因素,不过,中国本身的主、客观因素相信更值得研究。

2016年,中国制造业以九兴集团东莞兴昂鞋业有限公司工厂关闭开始,而2017年,类似的事情继续发生,上周,全球硬盘巨头Seagate Technology plc (NASDAQ:STX) 希捷科技苏州工厂关闭。

连续两年的外资在中国的供应链关厂事件绝非偶然,尽管大陆媒体多数将希捷的关厂归咎企业自身及硬盘行业的不振,但是不得不提的是,2015年初,希捷宣布在泰国投资4.7亿美元,扩大在泰国的产能。

至于九兴集团去年关闭兴昂鞋厂时,该公司更是毫不避讳称,会将停下的产能往东南亚国家转移,原因则是人工成本的上升

东莞裕元制造工厂

毫无疑问,居高不下的人工成本是中国制造业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而人工成本的上涨多数则体现在福利成本的上涨,这其中标志性的事件则是2014年初,全球最大运动鞋制造商台湾宝成集团(9904.TW)旗下裕元工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0551.HK)工人为社保、公积金问题举行的罢工。

裕元集团是Nike Inc. (NYSE:NIKE) 耐克、Adidas AG (ADS.DE) 阿迪达斯、New Balance、Puma 彪马和Timberland 等60多个运动用品集团和品牌的代工厂,其母公司台湾宝成集团(9904.TW)约占全球运动鞋生产市场的20%份额(按批发价计算)。

2014年4月初,由于厂方被指没有为工人缴交足额的社保和住房公积金,裕元集团设于东莞高埗镇的工厂有超过四万员工进行罢工。事件同时引起中国政府关注,东莞市社会保障局对裕元集团发布社会保险整改指令。

上述事件,导致裕元集团直接损失约2700万美元,员工福利金增加造成3100万美元的福利开支。

越南鞋厂工人

产业工人福利问题由来已久,为什么近三年事件频发?

由于经济的发展,外资制造业在中国的诸多问题长期遭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对待,而近年来,中国政府倡导产业转型,经济结构调整,传统制造业刺激经济增长、促进就业维护稳定的功能日渐式微。相反,工潮、污染等问题却不断爆发,而对于房地产和金融驱动的中国经济,大量的工厂迁移亦意味着大量的可以向房地产市场供应的土地。

除此之外,希捷苏州工厂关闭事件后,网络流传出希捷科技向江苏国税局补交人民币14亿元的补缴税款和利息的新闻。而此前,曹德旺因谈论中国重税问题一直处于舆论焦点。

种种现实和现象均显示,中国作为制造业首选国家的优势正在减弱。上述提到的公司,如希捷、裕元、九兴等制造业、行业巨头都在大规模将工厂转移至东南亚其他更低成本的国家。

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截止2016年9月底前12月,美国进口服装产品的40%都来自中国,显示中国第一制造大国的优势目前仍无法替代。不过,需要明确的是,这种优势并非在于成本优势,而是在于基础建设、生产率等产能和技术层面优势仍是较为落后的越南、孟加拉国无法替代的。

但这种优势能维持多久呢?Zara引领的快时尚模式遭遇全球各行各业零售商的学习,而该公司快时尚模式的根基——全球供应链已经成为另一种新的趋势,这一趋势不仅仅局限于成本问题,还包括企业的快速反应能力

除了已经在美国建厂的福耀玻璃,iPhone 制造商富士康亦正在评估在美国建厂的可能性。另外,由于美国候任总统Donald Trump 特朗普可能推行的政策来看,不少美国零售商可能会将部分产能迁移回国,尽管重回“美国制造”时代不太现实,但是这都将大大缩减中国制造的竞争力。

上周,特朗普在特朗普大厦会见了奢侈品行业头号富豪Bernard Arnault 伯纳德·阿尔诺,后者控制的奢侈品帝国LVMH Moë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SE (MC.PA) 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集团发言人Sonia Fellmann 在双方会见后表示,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在美洲的成功预示着公司需要扩大产能,该公司正考虑在德州或者南加州新增一间工厂,目前集团在加州圣迪马斯已经设有一间工厂。

曾经主打美国制造的美国服饰品牌American Apparel 创始人Dov Charney 表示,因为技术和自动化的进步,美国制造的方式其实越来越可行。

2015年底,德国体育用品巨头Adidas AG (ADS.DE) 阿迪达斯集团推出Speed Factory,这一旨在依靠人工智能新工厂被设立于德国,而工厂被认为是Adidas AG阿迪达斯集团面向未来的一个尝试。有分析指,一些品牌开始尝试将供应链迁回欧洲及美国发达市场,伴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一旦机器人技术成熟,这对本来已经江河日下的中国供应链企业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

截止2016年底,九兴集团制造业务收入暴跌12.8%至14.865亿美元(2015年:17.050亿美元)亿美元,其中出货量5290万,较2015年5820万有9.1%的跌幅,平均售价由29.3美元跌至28.1美元,跌幅4.1%。四季度期内,九兴集团制造业务收入暴跌12.1%至3.420亿美元(2015年:3.892亿美元)亿美元,其中出货量1290万,较2015年1490万有13.4%的跌幅,平均售价由26.1美元增至至26.6美元,增幅1.5%,四季度集团整体收入3.562亿美元(2015年:3.966亿美元),同比大跌10.2 %。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