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最神秘的顶级会所,昨晚被连夜拆除…

华哥视界 2016-12-01 01:20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阵营。有阵营就有恩怨,分分合合。长安俱乐部是政要的天堂,京城俱乐部是超级富豪的俱乐部,美洲俱乐部是顶级海龟的大本'...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阵营。有阵营就有恩怨,分分合合。长安俱乐部是政要的天堂,京城俱乐部是超级富豪的俱乐部,美洲俱乐部是顶级海龟的大本营。而中国会,则是二代们、有背景的企业主以及外国首脑和使节的最爱。

西单,京城最繁华的商圈之一。隐匿在这片繁华中的西绒线胡同51号,是一落中式古宅,闹中取静。碧瓦红墙间,石狮威严,院门紧锁。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但很少有人知道里面有什么。这不是一个随便进的地方,即便你有钱也不行。

这是北京最顶级的私人会所,它还有一个特别大气的名字:中国会。

这座院子曾是一座清朝的王府,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建国后被改造成四川饭店。中国第一代领导集体中有不少川籍领导,经常光顾这里。邓小平最喜欢这里的宫保鸡丁。不管白猫黑猫,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邓小平著名的猫论就是在这里说的。香港回归前夕,这里被香港商人邓永锵承包下来,改造成私人会所“中国会”。

拆姐有一个朋友,算是个二代。他向我爆料,最近二代圈子里有一个很热的话题:辉煌了二十年的“中国会”已经被拆掉了。

虽然从外面看,一切并无不同,但其实里面已经翻天覆地,变得面目全非。

一些挪得动的旧家具,如沙发、茶几、班台、陈列柜等,已经被西城区人民法院拍卖掉。而挪不动的,基本都拆掉了。当然,是以修缮文物的名义拆的。院子里雕梁画栋的古建格局不复存在,连地上的砖都刨掉了。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就像古典戏曲中的兴衰起落。

拆姐这位朋友有点痛心,因为当年中国会在设计和装修时,寻回了很多王府旧物,使用了不少真正的古董,一石一木都是清朝皇室气派,如今已不复存在。邓永锵退出后,这里迎来一个新的承包商,并请了两个设计师重新设计,原有的陈设被果断抛弃,没有丝毫留情。

这座国内唯一一个建在古建筑里的顶级会所,成为八项规定下又一个牺牲品。

建得神秘,拆得低调。盛极一时的中国会就这样退出历史舞台。目前它的官网已经打不开了。

来看看它曾经的样子:

北京坊间有很多关于中国会的传说,但其实,真正进入过其中的人不多。这样的会所,正门通常是不开的,如果要进入,需要从侧门,出示预约或邀请信函,才能进入,还要由专人引领到固定房间。

中国会曾由几个连接的庭院和休息室组成,总面积大概10万平米。其中包括可容纳250人的宴会厅、3个主厅、17个单间及1个图书馆形式并可供客人呷雪茄的酒吧。内有4个露天庭院。俱乐部还拥有会员套房、会员商务中心等。

中国会最盛的时候,是北京最有头脸的人物的集散地。

中国会有严格的准入门槛。著名会员如陈东升、王雁南、刘婷婷等,如果不知这些人是谁,请自行谷歌。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法国前总统希拉克、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等,都曾是这里的客人。

拆姐这位朋友说,中国会里面基本保留了前清王府的格局,从床、桌椅到墙上挂的画,都是以前王府的规格。来的客人都很高端,经常还能看到一些明星,像FBB、LBB什么的,主要是陪酒。

一般明星来到这里都会很恭敬和客气,但有一人除外,张国荣。据说中国会有一间房子是专门让张国荣住的,张国荣去世后还一度保持原样。你说是张国荣有面子,还是张国荣背后捧他的人有面子?

“中国会的一切都是古董,只有人是新的”,这是在中国会会员中流传的名句。

如今人走了,楼也空。据说当年邓永锵在装修中国会时,耗资800万美金,耗时九个月。坚持了20年,这个悉心经营的高端人脉圈子,随着中国会被拆而轰然倒塌。但在明面之下,这个圈子其实还以另外的形式维系着。

美剧《纸牌屋》中,来自中国的掮客商人Xander Feng让人印象深刻。他居住在一个有着亭台楼阁的中式院落里。那是一片有着皇家园林气象的居所。拆姐当时看了会心一笑。在品位方面,中国达官贵人们似乎出奇一致,宅子外观一定要普通,但里面一定要奢华,以便安静地做一个富丽堂皇的宫廷大梦。

中国会就是这样一个所在,里面的一切都透着一股纸醉金迷的气质。迷离之间,仿佛还能在昏暗的灯光中,看见帝国的斜阳。

在北京,这样的地儿有不少。电影《老炮儿》中,六爷喜欢散步遛鸟,他跟一个看院的大爷相熟,常去串门。那座院子的本主儿也遛鸟,不过不是普通的鸟,而是鸵鸟。院子进进出出的人非富即贵。

在北京,中国会与京城俱乐部、长安俱乐部、美洲俱乐部齐名,并称京城四大会所。如果把北京香港马会也算上,最顶级的会所就有五个。

当然,其他不显山不露水的小规模会所就更多了。比如常常见诸报端的盘古会、西山会等等。几年前,拆姐在四季青桥附近一个叫马奈草地的地方吃饭,就无意中撞见一位部长在此接受宴请。

长安俱乐部、京城俱乐部、美洲俱乐部都是在大型企业的旗下。长安俱乐部的背后是富华集团,就是吃到唐僧肉的那个中国第一富婆陈丽华。京城俱乐部背后是中信,美洲俱乐部背后是华润。

对了,关于美洲俱乐部,今年中纪委在巡视华润集团的时候还曾提到过。从2014年底开始,中纪委就要求该俱乐部陆续封存会员卡,华润还针对此事下发通知,要求各单位人员立即按照退会程序退出会籍。

作家冯唐曾在一部小说中写到过美洲俱乐部,“十几年后,刘京伟在北京美洲俱乐部事事儿地请我喝下午茶,给我看他恒温保湿的私人雪茄屉里阴茎一般粗细长短不等的COHIBA”。

冯唐曾是华润的高管,对于这个位于北京华润大厦顶层的地方,他应该不陌生。

北京这四大会所的定位也各有不同。长安俱乐部是政要的天堂,京城俱乐部是超级富豪的俱乐部,美洲俱乐部是顶级海龟的大本营。而中国会,则是二代们、有背景的企业主以及外国首脑和使节的最爱。要论低调奢华,中国会独步江湖。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