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不再补贴事出有因 互相理解沟通协商

太行日报mp 2016-12-01 01:19

龙渠社区回迁居民居住的龙泉花园小区。 城中村改造,不仅可以改善村容村貌、提升城市品位,更是对原有村集体经济分配方式以及村民个人生活方式的改变。当'...

龙渠社区回迁居民居住的龙泉花园小区。

城中村改造,不仅可以改善村容村貌、提升城市品位,更是对原有村集体经济分配方式以及村民个人生活方式的改变。当居民由平房住到楼房,由村民变为居民的时候,改变的不仅仅是生活环境,其管理模式也会发生变化。近日,高平市南城办事处龙渠社区部分居民拨打本报民生电话2096009,反映了一些他们的烦心事。

不再履行“六不出” 引发居民不满

事情源于今年冬天暖气费的缴纳,因为有部分居民认为这笔费用缴纳不合理,所以有一些疑问。接到热线电话后,记者前往龙渠社区进行采访,在该社区的龙泉花园小区见到了居民李师傅。

也许大家都会纳闷,冬天缴纳暖气费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为何又会引起龙渠社区居民的不满?见到记者后,李师傅对记者的疑问作了说明。

原来,龙渠社区的前身是龙渠村,因为地处高平市市区,地理位置优越,早就被规划为城中村改造试点村。从2008年开始,龙渠村大规模改造正式启动,到2012年第一批包括回迁居民搬入新社区住上新楼房,一切都是好好的。

“当时村里在动员我们搬迁时,除了住新房子外,最重要的是承诺‘六不出’,水、电、暖、物业等等都是全部免费,让我们真正意义没有了生活上的后顾之忧。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积极配合村委搬迁。”李师傅给记者拿出一份日期为2008年2月4日的《龙渠村城中村改造问题解答》的宣传材料复印件。在材料中,有一条写着:“村委保证村民六不出:即水费、电费、燃气费、取暖费、物业管理费(绿化、路灯、卫生费等)、停车费。”李师傅告诉记者,从2012年起到去年,社区也确实一直遵守承诺,没有收取他们的任何费用,直到今年冬天。

李师傅告诉记者,今年冬天,村委告诉第一批搬迁的这部分居民,从今年起他们的暖气费就得自己缴纳。在李师傅家中,记者也看到了两张收据,一张为取暖费1500多元,一张为电梯运行费53元,落款均为高平市龙兴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李师傅告诉记者,居委对暖气费给出的理由是社区集体收入减少,无法支付,只能由居民自己承担。“我们当初就是冲着‘六不出’才搬的家,由于没有土地也没有什么收入来源,这些钱很难拿得出。”李师傅告诉记者,因为顾及到家中有小孩,所以他们小区两百来户回迁居民大部分都只能自己先缴了费。

在采访中,记者问到当时村委的承诺是否写在拆迁或者购房协议合同中时,李师傅说协议合同中并没有提到,村里当时也未提示承诺时效等问题。同时,在李师傅家中,另一位村民还提出社区拆迁前后拆迁的补偿不一致。“原先我们这第一批出来时,是按照1比1.2的比例补偿的,现在新的标准为1比1.5,我们明显就吃亏了,这部分损失我们该怎么挽回。”几位村民最后提出,希望社区能够继续履行‘六不出’承诺,也能够按照新的标准对我们予以补偿。

集体收入为零 无力继续补贴

面对这些村民的诉求,记者也第一时间前往龙渠社区居委会进行了解。在社区,龙渠社区党支部书记闫建强告诉记者,村民们提到的“六不出”确有其事,但并不是社区不遵守承诺,而是目前情况下实在无法承担,无力继续补贴。

闫建强首先告诉记者,“六不出”准确来说并不是全部免费,在《龙渠村城中村改造问题解答》这份材料上,“六不出”底下就明确写着水费:每人每年免10吨,超出部分按规定标准多退少补,年终结算;电费:每人每年100元;燃气费:每人每年150元;取暖费:每人每年免40平方米,不达或超出部分规定标准多退少补,年终结算;物业管理费:绿化、路灯、卫生费全免;停车费:汽车、三轮只保证一处。“也就是说现在除了暖气费,我们并未收取任何其他费用,并且这部分费用是代热力公司收取,也并未留到社区。而且龙泉小区的暖气初装费就将近100多万元,这也是社区自己补贴。”

闫建强说道,当时的村委承诺“六不出”的原因也在材料写着,依据规划村委保留3万平方米商业用房,保守年收入约500—700万元。“客观来讲,当时的村委有些过于乐观,根本没有预计到现在的状况。”闫建强告诉记者,龙渠社区共有1287户4609口人,而目前搬迁到楼房居住的仅有200多户,社区绝大部分居民尚未完成搬迁,更未享受过一天免费,并且冬天都是采用的自烧供暖。

“也就是说龙渠社区现在的改造根本没有完成,前几年的费用其实都是开发商在补贴,而在规划中的几万平方米商业用房,现在更是还没有建成。”闫建强说,因为政策、市场环境等多方面原因,现在社区集体收入为零,开发商也无力继续补贴,城中村改造原计划五年内完成,现在仅仅完成一期目标,社区目前实在没有办法予以补贴。

同时,闫建强强调,让回迁居民自己缴纳暖气费,是经过了四议两公开程序,居委会、居民代表大会表决通过的。在他拿出的会议记录中,记者也看到了详细议程、表决结果以及参会人员签名。而对于一些村民提出的拆迁补偿标准前后不一,闫建强表示绝无此事。“我本身就是龙渠人,但凡能力足够,我也想让乡亲们得到实惠,但目前社区是真的承担不起,也拿不出钱来继续补贴,真的希望居民们能够理解。”

承诺无法履行 最好协商解决

一边是曾经的承诺,一边是无力补贴的现实,龙渠社区居民的烦心事有没有解决途径,记者也咨询了相关法律人士。

律师告诉记者,首先龙渠社区当时的作出的承诺其实就是一种广告要约。“根据《合同法》第十五条规定:“要约邀请是希望他人向自己发出要约的意思表示。寄送的价目表、拍卖公告、招标公告、招股说明书、商业广告等为要约邀请。商业广告的内容符合邀约规定的,视为要约。”龙渠社区既然特意声明“六不出”,并且曾经履行承担要约所列内容,这对双方来说已经构成事实上法律效应,否则就要承担违约责任。

但同时,因为现实情况的特殊性,这位律师也提醒居民,法律手段只是解决矛盾的最后选择,目前还是建议有异议的居民能够同居委会先进行协商。“希望双方能够坐下来,友好的进行协商,相互理解,解决纠纷。”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