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土哥:再谈散户生存之道

雪球 2016-12-02 18:55

从北京回来,瞬间觉得高大上了,感谢雪球@不明真相的群众 的邀请,让我这个基本上快失业的人、现实中的LOSER,找到了一点存在感。那天没来得及在台上道一声感'...

从北京回来,瞬间觉得高大上了,感谢雪球@不明真相的群众 的邀请,让我这个基本上快失业的人、现实中的LOSER,找到了一点存在感。那天没来得及在台上道一声感谢,是因为,演讲的时间太短了。今天有空,除了说一声谢谢,把我在演讲之前有思考到但未能在演讲现场交流的,也一并写出来,做个补充。

首先,股市的七二一法则,在雪球是否也适用,我不太确定,我对聪明的球友讲只买指数,是不是很可笑?毕竟,从以往雪球的年度盈利调查来看,盈利的人应该是大多数,盈利的水平也非常不一般。也许,球友们是一个比较聪明和理性的群体,比如我在现场为了逗逼用尽了洪荒之力,自我调侃无所不用其极,指着自己胸口连骂几声二百五,你们都没乐出声来,反而衬托出我的幼稚和白痴,哈哈。中国的市场毕竟与美国香港等机构为主的市场有所有同,市场中的韭菜太多,赚钱也许更容易一些。比如说,以前奥巴马当选,澳柯玛涨停,那么我们这些聪明的人,按照这个逻辑,川大当选之后,买入川大智胜,果然大赚一笔,再比如说,高送转不但不增加股东价值,反而可能因为交红利税而毁灭价值, 但是年年都会炒作一波,再比如说,大家都知道壳资源的炒作逻辑,按照最小市值标准轮动,可以获得很高的收益。我想说,这些钱,适不适合我们去赚?我觉得我个人是不会去赚的,并不是因为我多么高尚,而是因为,这些策略的赚钱逻辑,是建立在对手是傻瓜的基础上。正如我之前帖子提到的,期待对手发球失误送分,还是要靠自己苦练本领去赚分?如果自己有能力,肯定要靠自己,命运把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把握在疯子手中。这些炒作逻辑,过往也许有效,聪明人也许从中确实赚到了傻钱,但是未来也许不一定,反而可能会伤害到自己。比如有一天突然开始注册制了,炒作壳资源可能血本无归,自己的钱都是血汗钱,开不得半点玩笑。市场中的高手很多,赚钱的方法有千万种,什么主题投资、趋势投资、技术分析、跟庄策略,等等,我觉得,在中国这个韭菜那么多的市场,确实都赚到钱了,远远超过这10%的回报,但是,对我来说都不如老老实实的赚企业的钱,老老实实的坚持买指数来得靠谱。我觉得,以我在演讲中提到的持有H股等待2PB卖出的策略,本金150%的回报,每年30%回报,又不用花半点心思,即使你殚精竭虑靠前面提到的这些策略,获得远胜过我的回报,我可以无限敬仰你,尊你为全世界最顶尖的投资大师,但我不会去跟随你的策略。别说上杠杆以后的收益,仅仅长期持有H股等待2PB的机会,30%的年化,我心满意足,聪明的球友们年化多少,3、5倍的大有人在,收益率是很私人化的东西,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所以,我觉得我那天的演讲,提到的那么土的策略,可能还是有一点点意义的,也许很多人看不起我的策略,感觉我挺可笑可怜的,但我还是那句话,我只渡有缘人。

有人说,15%净资产增长,2PB兑现,复利年化并没有30%,比如用了20年或者30年才有2PB兑现的机会,用IRR来计算确实没有30%的复利。我承认不太严谨,但那并不太重要。首先企业的净资产滚存如果保持相同的ROE,则15%是复利的,其次,分红的钱我仍然会买入打折的净资产,也仍然是复利的。另外本金获得了150%的回报,我感觉摊到每一年也是很可观的。你怎么指责我不严谨都可以,其实我无所谓,我真正担心的,是企业的ROE能否保持。我买入的时候,H 股指数企业的平均ROE是12%左右,我担心的,是这个12%能否长期保持的问题。说实话,我没有把握,谁都不能准确预测未来,如果谁说他一定可以,那基本可以划入骗子的行列。所以有球友对我说,你没把握的事你说个JB?你让人家放弃所有的发财策略只买指数,还上杠杆?呵呵,这个我无话可说,正如有群友说的,这就是赌国运,赌勤劳智慧的中国人民,赌伟大的民族复兴,只能有这个信仰了,没有人能够因为做空祖国而发财。这并不是我多么爱国,多么崇高,如果美股的估值比H股低,那么我还是会买美股。我想说一个比较不好理解,比较可笑的个人观点,我认为长期来看,ROE有一个均值回归的过程。隐约记得20多年前学过的政治经济学里面有个观点,如果市场是完全自由的,那么资本的力量会促使各行各业的ROE趋同,如果一个行业非常好,ROE非常高,那么敏锐的资本会快速进入,增加供给,行业内产生激烈竞争,产品价格回落,全行业回归到市场平均利润,甚至可能因为进入的资本过多,短时间内供过于求,反而会出现了ROE低于其它行业甚至亏损的情况,到那个时候市场会自发调节,有些资本会退出,产能会淘汰,供应会减少,价格会提升,到最后又恢复到平均ROE,任何一个时刻,各行业的ROE当然不会完全相同,但是,市场经济下,他们就象钟摆一样,永远在趋同的道路上来回摆动。

如果我前面提到的有一点点道理,假定ROE波动的方向是以全市场平均ROE为中心在左右摆动的话,也就是假定各行业全体企业的ROE理论上是趋同的话, 那么市净率毫无疑问是投资最重要的指标,而市盈率毫无意义,这也正是周期股困境反转策略的投资逻辑,市盈率越高甚至亏损的时候,正是投资的好时候,因为行业很不景气,盈利不好,所以市场给出的PB也低,但接下来弱的企业淘汰了,供应减少了,融资能力强的、优质的企业生存的空间更大了,比如上市公司,存活下来以来可能会获得非常好的回报,一个是ROE会提高,另一个PB也会提高,就这是一个双击。当然,个别上市企业可能也会倒闭,所以,我选择了买入指数,一批分散的行业,行业里面又是分散的企业,从概率上来说,低PB买入是胜券在握的。如果长期来看资产赚钱能力趋同的话,那么当然是资产的价格越便宜越好了。虽然短时间内资产的盈利能力不同,你因为短期的盈利能力而付出高的溢价买入资产,将来ROE均值回归的话,你肯定要吃亏,相反,我们是以打折买入的资产,如果ROE是趋同的,那么我们就立于不败之地了,即使将来国运不怎么样,经济不增长了,全体企业的ROE都下降了,但是相对于溢价3倍5倍买入资产的人,我们八折买入,肯定要合算得多。这就是我在演讲中为什么会说:根据指数的市净率指标来做长波段交易,而不是根据市盈率指标。施洛斯有一段话,演讲中我去掉了,补录在此:从根本上来说,我们喜欢买资产。资产没盈利波动的那么厉害。只是看市盈率低就买入股票而遭到亏损的不在少数。我们买的股票可能是市盈率低的,也可能是市盈率高的。总的来说,盈利很难预测。要打折买入资产,而不是买盈利。盈利的短期变化可能非常大,而资产一般变化缓慢。要是按盈利买入,对公司的理解就要深入的多。我的观点就是,总的来说,研究预测企业的盈利、特别是数年、数十年的盈利是很难的(现在的PE动则几十上百倍,也就是对未来几十上百年的盈利进行了预测。当然,有人说企业会高增长,这又回到我说到的均值回归,一个企业保持高ROE高增长,也许会三年五年,不可能是十年、几十年的)。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