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和平将军:印度过几个兵能阻挡中国发展步伐吗

华尔街见闻 2017-07-06 21:49

来源:大白新闻近日,中方在位于西藏日喀则地区亚东县南部的洞朗地区进行道路施工时,印度的边防人员,经由中印边界锡金段进入到中国境内,阻挠中方人员施工,并歪'...

来源:大白新闻近日,中方在位于西藏日喀则地区亚东县南部的洞朗地区进行道路施工时,印度的边防人员,经由中印边界锡金段进入到中国境内,阻挠中方人员施工,并歪曲事实称中方越界。7月3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印方违背了历史界约,性质非常严重。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就此事采访了空军少将朱和平,他称印度这次实际上是一种挑衅行为。此次事件发生在中印边界锡金段已定边界近日,位于西藏日喀则地区亚东县南部的洞朗地区,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中方在洞朗地区进行道路施工时,印度的边防人员,经由中印边界锡金段进入到中国境内,阻挠中方人员施工。我国外交部从6月26日起,就陆续对此事进行多次表态。亚东曾是中印之间重要的通商要道,历史上,通过乃堆拉山口的贸易路线是“茶马古道”的一部分,也曾经是“丝绸之路”南线的主要通道。此次印军越界事件发生在中印边界锡金段已定边界,与以往双方边防部队在未定界地区的边境摩擦对峙有本质不同。中印边界锡金段已由1890年《中英会议藏印条约》划定,印度历届政府多次以书面形式对此予以确认,承认双方对锡金段边界走向没有异议。印度独立后,印度总理尼赫鲁代表印度政府多次明确承认1890年《中英会议藏印条约》确定了中国西藏同锡金之间的边界。1959年3月22日,印度总理尼赫鲁在给周恩来总理的信中表示,“印度的保护国锡金同中国西藏地方的边界,是由1890年的英中条约所确定,1895年共同在地面上标定。”同年9月26日,尼赫鲁总理在又一次复信给周总理时明确表示,“1890年的条约确定了锡金和西藏之间的边界。这条线在1895年加以标定。关于锡金同西藏地方的边界,不存在任何纠纷。”此外,中国的邻国不丹外交部近日称,中国违反了两国1998年签订的《关于在中不边境地区保持和平与安宁的协定》,认为中国军队在有关地区修路是改变现状的行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认为,此次事态不断升级的另一个原因,就在于事件已由中印之间的双边问题,变为中国、印度、不丹之间的三方争议。我国外交部:性质非常严重6月29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例行记者会上公布了此次印度边防人员非法越过中印边界锡金段进入中国领土的有关照片,并表示:这次事件的真相是,印度边防部队人员非法越过了中印边界锡金段进入了中国境内。真相是难以持续掩盖的。我们再次要求印方遵守历史界约规定,尊重中国的领土主权,立即将越界部队撤回到边界线的印方一侧,避免事态越演越烈,陷于更大的被动。

同日下午,国防部举行例行记者会,国防部新闻局副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回应,印度陆军参谋长关于“印度在为‘2.5线战争’做准备,就是应对中国、巴基斯坦和国内的安全威胁”的言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我们希望印军个别人能够汲取历史教训,停止发表这种叫嚣战争的危险言论。7月3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再次表示,印度派遣武装力量越过已定边界,违背了历史界约,违背了《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的基本原则以及印度政府的一贯立场,性质非常严重。并强调了“中印边界锡金段已由1890年《中英会议藏印条约》划定。中印两国政府间的往来文件显示,印度独立后,印度总理尼赫鲁代表印度政府多次明确承认1890年《中英会议藏印条约》确定了中国西藏同锡金之间的边界。”“2017年的印度不一样了?”“2017年的中国也不一样了”6月30日,印度国防部长阿伦·贾伊特利(Arun Jaitley)声称:目前的对峙是由中方引发的,而且不丹声称争议地区属于不丹,“不丹政府昨日发表声明,明确表示,争议地区属于不丹,它位于印度附近,根据印度和不丹协议,印方应确保此地安全”。

阿伦·贾伊特利(图/环球时报)

针对中方“希望印度能汲取历史教训,停止叫嚣战争”的警告,贾伊特利表示:“如果他们试图提醒我们,2017年的印度已经和1962年的印度不一样了”。贾伊特利还声称,中国正在试图改变现状,认为我们来到争议地区想要抢占别国领土,这种想法绝对是错误的。对此,空军少将、空军指挥学院前副院长朱和平将军对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表示,目前,中印两国的政治、经济、军事均不在同一个层面上,和1962年边界战争时期比,中国各方面的实力和国际影响力均远超印度。2017年的中国也可以说和1962年的中国也不一样了。空军少将:边界上过几辆车,过几个兵,能阻挡中国发展的步伐吗?“印中陷入1962年以来时间最长的对峙”,《印度快报》3日称,印度和中国军方在洞朗地区的对峙已经接近一个月,双方都已增兵,印军士兵“枪口朝下,进入非战斗模式”。《印度快报》称,洞朗地区的对峙已经超过2013年中印双方在边界线东段僵持21天的“帐篷对峙”,成为1962年边界战争后最严重的一次事件。对此,空军少将、空军指挥学院前副院长朱和平将军告诉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此次对峙不属于中印历史上最严重的对峙,中印历史上有关边境的纠纷有很多,一直没有平静过。现在印度各方的反应较强烈,主要是因为中国的综合实力变强,中国的能源、交通、基础设施在藏南地区有很大的建设和发展。中国的建设也引发了印方的担心,印度这次实际上是一种挑衅行为。

空军少将、空军指挥学院前副院长朱和平

“印度这次的越界行为是给中国表明一种态度,实际上该地区非常狭小,大兵团无法展开。中国的发展越来越强大,特别是青藏铁路开通后,边境地区的生活、交通等得到了非常大的改善,实际上对印度是一个潜在的压力。”朱和平表示。7月3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洞朗地区历来属于中国,一直在中方有效管辖之下,不存在争议。印方为了掩盖印军非法越界,不惜歪曲事实,甚至不惜以损害不丹的独立主权为代价,试图混淆是非,这是徒劳的。朱和平将军称,中国和锡金的边界是没有争议的。洞朗地区因为战略地位比较重要,扼守在印度的东印度之间的狭小地带。以前这个地区较平静主要因为锡金当时是个独立的国家,该地区和印度没有关系。因为该边界本无争议,所以越界的行为,印度是不占理的。印度和中国军方在洞朗地区的对峙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呢?朱和平告诉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你在边界上过几辆车,过几个兵,能阻挡中国发展的步伐吗?能阻挡中国边界建设的步伐吗?阻挡不了。中国的军队实力增强,和印度差距越来越大,印度现在的挑衅的行为其实就是‘小动作’,影响不了大局,也起不了任何作用。”新闻链接­——历史军事行动6月30日印度国防部长阿伦·贾伊特利(Arun Jaitley)声称:“2017年的印度已经和1962年的印度不一样了”,1962年究竟是怎么样的情形呢?纵观历史,中印边境常有摩擦,其中较大的冲突有两次:一次是1962年的“1987年中印边境冲突。▷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