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诉衷肠——奥巴马离职演说充满担忧

虎嗅网 2017-01-11 19:42

当地时间2017年1月10日,美国芝加哥,奥巴马发表告别演讲,宣告8年总统生涯结束。图为奥巴马挥手致意。图片来源:东方IC今天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发表了卸任告别'...

当地时间2017年1月10日,美国芝加哥,奥巴马发表告别演讲,宣告8年总统生涯结束。图为奥巴马挥手致意。图片来源:东方IC

今天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发表了卸任告别演说,他在演说中对自己8年来的执政进行了总结和回顾。这段演说中既有奥巴马对于自己执政期间取得的成就进行展示,也有对于美国未来的期望,当然奥巴马也强调了几天之后他与特朗普进行政权交接时候“平稳”的重要性。

在政坛初露头角,奥巴马就凭借他超乎寻常的口才迅速成为民主党内的“新星”。这次他作为总统的“封刀之作”同样高屋建瓴,一语道破了美国今天社会面对的最严重的问题——社会严重分裂。只不过他的执政成就是解决了这个问题还是在某种程度上加剧了这个问题,就必须交给历史去检验了。

在奥巴马接任美国总统之初,美国正深陷两场战争难以自拔,一边是高昂的军费开支,一边是每天不断有美军士兵的鲜血洒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他的承诺之一就是坚决终止伊拉克战争。经过一段时间的操作,奥巴马确实从伊拉克撤军了并且也大幅度削减了驻阿富汗军队的数量,但是撤军导致的后果绝非是正面的。ISIS在伊拉克迅速兴起并且前往叙利亚大肆攻城略地,阿富汗的塔利班势力也逐步回潮。

诚然如奥巴马说的,在他执政期间,美国国内没有出现从美国境外组织发动的恐怖袭击,所有的恐怖袭击都是本土产生的“独狼”式。不过我们同时也应该看见,这绝非奥巴马政府措施得力所致,更多的是新一代恐怖活动特点所决定的。不仅仅美国,发生在欧洲和土耳其的恐怖袭击同样多数是由当地的极端分子(包括移民和移民后裔)完成的。

随着各国反恐执法力量的加强,恐怖组织一直在鼓励组织策划者和具体实施者之间截然分离,只是通过互联网进行煽动号召和传授经验。当然了,因为欧洲枪械武器管制相对严格,因此恐怖分子还是需要从外部获得武器,可是这对于美国来说本不是问题。

奥巴马的社会经济政策对于解决美国面临的问题,同样没有给出一个能令美国人民满意的“解”。“全球化”的背景下,华尔街对于利润的渴望驱使美国更加倾向通过金融手段逐利,偏偏美国社会内部又缺少一种社会财富再分配机制,大量的利润回到美国之后,仍然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其他社会阶层通过第三产业进行再分配的机会越来越少。因此美国社会下层乃至一直被用以自傲的庞大中产阶层都面对着经济压力。

这种压力不仅仅体现在基于美国历史传统思维的“茶党”兴起,来自左翼运动的“占领华尔街”的影响也同样深远。这次美国大选能够如此充满戏剧性和争议,其实正是美国社会在分裂的一个写照。公开打出“民主社会主义”旗号的桑德斯差一点就能够拿下民主党的初选,而代表了美国传统社会阶层的特朗普干脆以破除“政治正确”为口号赢得了大选。

虽然奥巴马确实在社会政策上不断地推行“平等”原则,甚至冒着政治风险实现了“婚姻平等”。但是少数族裔问题继续愈演愈烈的势头,黑人和警察之间的对抗情绪并没有因为奥巴马本身的非洲裔血统而缓和反而加剧。

仅仅过去两年内类似“弗格森”案和“锁喉”案等引发全国性抗议浪潮就有近十起,另外因为对生活绝望和报复社会而蓄意开枪滥杀无辜的案件也有数起。说句不客气的话,美国这些年来因为社会分裂引发的个人极端事件造成的伤亡大于恐怖袭击造成的伤亡。

当然奥巴马另一个弥合社会分裂,并且将之视为自己“政治遗产”的范例——医保法案,除了被共和党诟病甚多之外,也已经岌岌可危。新一届国会中,共和党明显居于优势,候任总统特朗普在多次讲话中宣称要废除这一个法案。虽然当选后,特朗普的态度略微温和一些,转而谈“修正”问题,毫无疑问奥巴马的这个政治遗产是否能稳定下来成为真正具有历史影响性的成就,已经大大值得怀疑了。

回顾奥巴马的执政8年,我们无论如何难以结论他对于美国社会分裂的问题做出了多少正面的努力,几乎每一个举措都存在着这样那样的争议,最后这些争议都成了特朗普能够当选的“民意”。

从他的讲话看,奥巴马对于社会分裂还是有相当认识的,他强调“如果每个政治团体没有一些社会共识,不愿意去了解新的信息,不愿意去承认对手方的论点合理,也不愿意通过科学论据理性思考,那么这场辩论中没有人在聆听,双方就不可能产生共识或者妥协。”从政治学的角度来看,奥巴马的讲话没有任何错误,反而说出了政治的真谛,可是从他行政所导致的现实来看,特朗普的当选及其去年在葛底斯堡发表的《执政后百日政策畅想》中的观点标志着美国的政治运行正在背离他的这个说法。也许奥巴马这句话本就是说给特朗普听的。

当然了,作为一个政治家奥巴马不仅仅会重复政治学教科书里面的观点,他更会利用现实手段去维护自己的政治成就。在这任期的最后几天,奥巴马不断地采取措施给特朗普“挖坑”,就是想利用美国现有的政治体制最大化的制约特朗普随心所欲的推行自己的种种竞选纲领,那些恰好是奥巴马所代表的政治精英们的大忌。有基于此,目前美国情报部门发动的对“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调查,内中妙处我们大家自然心领神会。

奥巴马讲话中当然要许诺确保权力过渡平稳,这是符合其一贯“政治正确”的。只是那边特朗普在“推特治国”中已经公开喊出了“平稳过渡”不可能,候任副总统彭斯近日更是明确表态,新政府一上任头件大事就是拿着奥巴马的医保法案开刀。

所以说奥巴马的讲话一如既往的很精彩,可是美国的政治现实是否如他讲话提供的愿景一模一样呢?我们很快就看的更清楚了,还有一周多点的时间而已了。(文/千里岩)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