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噩梦将临,新时代“希特勒”即将诞生!

吃货生活馆 2016-12-02 18:59

就当西方媒体都在盯着他们厌恶的特朗普拼命挑刺,中国媒体都在等着看朴槿惠还有多久才会下台时,欧洲一个曾经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还诞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就当西方媒体都在盯着他们厌恶的特朗普拼命挑刺,中国媒体都在等着看朴槿惠还有多久才会下台时,欧洲一个曾经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还诞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祸首希特勒的国家,却在发生着一件很可能会让整个欧洲陷入覆灭的事情……

但可怕的是,这件事情竟然被全世界的媒体忽视了!更可怕的是,就连当年纳粹集中营的幸存者,现在都已经集体站出来阻止这个国家的民众不要走“邪路”,可他们的呼声却根本没用……

那么,这到底是一件什么事情呢?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目前整个欧洲的极右翼势力都在密切关注着这场大选的结果,一旦自由党成功赢得总统大选,这势必将继“英国脱欧公投”和“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后,给欧洲的极右翼民粹政治的全面崛起带来更大的鼓舞!

近日的民调显示自由党的霍费尔很可能在12月4日战胜对手范德贝伦,成为奥地利总统。

当然您一定会问了:这奥地利的“自由党”到底有多“右”呢?

在欧洲主流媒体的看来:他们非常非常“排外”,认为外国移民抢走了奥地利人的工作,侵占了奥地利人的福利。所以,他们早在2008年的选战中就打出了“赶走外国人”、“外国人对奥地利是威胁”、“奥地利人的利益优先”这样的口号。

而这也就意味着,他们还非常反感欧盟,倾向脱欧;同时也非常反感伊斯兰教,认为穆斯林妇女的着装是荒唐可笑的,并打算禁止在奥地利境内进行一切与伊斯兰教有关的活动,包括头戴面纱或修建清真寺。

另外,他们还非常厌烦同性恋,他们现任的党首就曾经嘲笑过同性恋。

奥地利“自由党”党首Heinz-Christian Strache的海报

不过,最体现他们“极右翼”色彩的,还是他们对于纳粹的暧昧态度。英国的《电讯报》2009年就曾报道该党一些核心官员竟与该国的“新纳粹”分子混在一起,共同为一名纳粹士兵的坟墓“上香纪念”的场景:那是一个在二战期间为纳粹德国击落了200多架盟军战斗机的空军飞行员。而且在人群中,更有人挥舞着纳粹党旗……

甚至这个自由党的前身,就是纳粹在奥地利成立的一个民族主义的政党。也难怪如今该党的强势崛起,会令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幸存者如此强烈地抵触……

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截图:“奥斯维辛集中营幸存者恳求奥地利人不要给极右翼党候选人投票”。

然而,在“自由党”的党首Heinz-Christian Strache看来,个别党员出格的行为并不代表他的政党就支持新纳粹,反对移民泛滥也并不代表就是排外,“新纳粹”的标签更是主流媒体的“抹黑”。

一些支持“极右翼”思想的媒体(其中一些还来自美国,并且还支持特朗普)也为“自由党”辩护,认为“自由党”的崛起反映了工薪阶层对于精英的失望,所以才用选票去推倒过去数十年里政治精英们一直在忽悠大家的理念,选出真正理解自己焦虑的人。

在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后,“自由党”派出参选2016年奥地利总统席位的候选人Norbert Hofer便借势为他的选战造势说:特朗普的胜利恰恰证明了“那些不肯倾听底层声音的精英,就会被大家用选票淘汰”!

说实话,虽然这种与新纳粹关系暧昧的极右翼政党理应被全世界的人们所痛斥,可事实上,除了空喊“极右翼是邪恶的,纳粹是罪恶”的口号外,全世界的政治精英们有没有吸取足够的历史教训,为避免人们重蹈覆辙而做出努力呢?

并没有!甚至,就是他们在大量地把人们推到对立面……

比如在美国,希拉里这样的精英关心的不过是抢占各种政治正确的“道德高地”,用移民体现他们的包容,用同性恋婚姻体现他们的平等,然后把所有不认同他们的人们都扣上“政治错误”的“大帽子”,推向另一个极端。

甚至当被美国精英们所唾弃的人们用选票彻底与精英决裂,选出了精英眼中最反传统、最不该成为总统的人当了国家元首后,精英们不仅没有醒悟,反而还跑去纠结重新计票这种玩儿不起的小孩才会闹腾的事情。

又比如在英国,支持脱欧的人要的其实不过是他们可以有更好的就业与发展前景,他们害怕的无非是有限的机会或“蛋糕”被别人抢走,然而这些人却被精英们嘲笑为愚蠢和弱智。

而今天奥地利眼看着就要上台的极右翼,也是这么个道理。当奥地利之前跟着欧盟的精英们盲目地从中东吸纳了10多万难民时,这非但没令奥地利成为“博爱包容”的伟大国家,反而进一步激化了这个人口仅仅800多万的国家反对移民和排外的情绪,为极右翼力量的壮大奉献了最“良心”的“助攻”……

其实,当年德国纳粹的崛起,便是因为精英与草根出现了脱节,才给了炒作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希特勒上台的空间。只是可悲的是,今天的西方竟然对历史如此健忘,而面对新一轮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兴起,精英们还以为自己只需要骂两句,扣个政治不正确的大帽子,公众就会自发地站出来抵制那些“乌合之众”。可现实是,对精英不满的公众甚至已经“报复性”地加入乌合之众的队伍了!

所以,耿直哥必须坦诚地告诉大家一个实情,那就是除了目前奥地利极右翼的自由党在民调中领先,法国的极右翼政党“民族阵线”也在明年即将举行的法国总统大选中占据优势,同样在民调中异军突起的还有包括荷兰极右翼“自由党”在内的多个国家的极右翼政党。

所以,今年川普的胜利仅仅是一个开始。从今年12月的奥地利大选开始,明年的欧洲真正的“乱”恐怕才要刚刚开始呢~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