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就在那里|【经纬低调分享|

经纬创投 2017-01-11 16:18

分享人:张颖“因为山在那儿”——这是伟大的英国探险家乔治·马洛里(George Herbert Leigh Mallory)在被问及为何要攀登珠穆朗玛峰时的回答'...

分享人:张颖

“因为山在那儿”——这是伟大的英国探险家乔治·马洛里(George Herbert Leigh Mallory)在被问及为何要攀登珠穆朗玛峰时的回答。1924 年他在第三次试图登顶的时候永远消失在了北坡的雪雾中,1999 年一支美国攀登队在珠穆朗玛峰北坡大约海拔 8170 米处发现了马洛里的遗体。今天是埃德蒙·希拉里离开的第 9 年,1953 年 5 月 29 日他和同伴丹增一起从南坡首次征服地球最高峰,成为世界上第一位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的登山家。

至今人们仍在争论马洛里在去世前是否已经成功登顶,因为这涉及到人类成功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时间是否能提前整整 29 年,但在我看来这种争论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因为山在那儿,它静静地注视着一切,永远不变。

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每个有梦想的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去努力实现梦想。这个舞台没有限制,可以是竞技场也可以是地球极限 8000 米以上的高峰,但永远不会是人的极限。我们身边总会有许多执着于梦想并为之倾尽全力的人,无论最终他们是否成功,其毅力和勇气都值得钦佩。

2010 年 9 月我有幸同几位朋友一起来到珠峰大本营,并尝试攀登海拔 7018 米的向东峰。作为一名攀登高海拔雪山的新手,我此行的最终结局是:由于我同行的一名队友高山反应严重,我在 5900 米左右的高度陪他一同下撤,而其他两位队友也由于天气原因在 6500 米高度安全下撤。

令我自己也感到意外的是,虽然未能最终登顶,但我心中没有一丝遗憾,因为山永远在那里,只要你有一颗攀登之心,总有机会继续尝试。老天爷总是公平的,可能只有身处那种恶劣的环境才能欣赏到那些荡涤心灵的美景,而在这期间的一些思考,我也想同大家分享。

首先,规律是客观存在的,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只能去敬畏和尊重。商界有规则,丛林有法则,高山也只会接纳那些理解和尊重它们的登山者。在高山上,人由于接近生理极限而变得非常脆弱,因此你的一举一动都必须尊重规律、听从安排,而没有捷径可循。我们这支登山队里除了几个朋友之外,还有一些经验丰富的登山健将来指导和辅助我们。他们大多来自声誉卓著的西藏登山队和西藏登山学校,在他们身上,我前所未有地理解到了“专业”一词的意义和重要性,只有专业才能赢得在严酷环境中的从容和自如。

但即便拥有专业的知识和经验,人类在高山面前仍然是渺小的,我相信,每一次成功的攀登,最终都不是“你征服了山”,而是“山接纳了你”。创业又何尝不是如此,即便身处一些日新月异的行业如互联网行业,许多行业规律还是客观存在的,创业者只能去遵循这些规律而不是盲目地认定“别有蹊径”。当然,经过艰苦的积累和长期的训练,你将有望成为一个专业性很强的行业高手,这时候如果你能继续尊重规律并为目标做良好的准备,那么最终创业成功的可能性就会加大,这就是我想说的第二点——即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

其次,机会永远留给有准备之人。在马洛里攀登的年代,人们甚至还没有确定高山氧气设备的基本模式,攀登珠峰的难度远远超过今天。这一方面让我们更加尊敬马洛里和他的队友及同行在那个年代里所做的艰苦努力和显露出的勇气意志,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承认做好各项准备对于实现目标的重大意义。

这里值得一提的还有我们的中国登山队。1960 年 5 月 25 日中国登山队首次完成北坡登顶珠峰,在途中攀登“第二台阶”时中国登山队在峭壁上打下了第一个冰锥,1975 年再次攀登的时候架起了一座 5 米长的金属梯并固定在 15 年前的冰锥上以供后人使用,从此各国登山队称其为“中国人的梯子”。

无论是登山技术和登山装置的进步,还是“中国人的梯子”,攀登珠峰的准备工作越来越完善和充分,这也必将逐渐提高登山者们成功的概率。

最后,我仍然希望向马洛里这样伟大的探险家和登山者、以及他所代表的探险精神和人类勇气致敬,在神圣的雪山面前,这种勇气和精神也丝毫不逊色。山永远在那里,只看你有没有勇气去攀登;梦想也在那里,只看你有没有信念去实现。所有的规律、所有的技术、所有的准备、所有的专业性,全部都是在你做出决定后才需要注重的东西,而做出一个决定才是最难的,因为这关乎勇气、关乎信念。

从成功的概率来讲,创业可能同攀登 8000 米以上雪山一样“不靠谱”(这里创业成功的定义是所谓如 Google 和腾讯般的“大成”);从对人的专业度的要求来讲,创业也同攀登 8000 米以上雪山一样高要求;同样,从所需要的勇气、激情和信念来讲,创业也是世间少有的艰难决定。

让我们在向敢于挑战极限的登山者,敢于直面孤独的创业者致敬的同时来看看这样一群人的故事——他们被称为“拥有两个肺”的人,在常人难以呼吸的高寒缺氧地带,协助一批又一批热爱登山的人完成巅峰梦想;他们以生命为代价写下令人难以置信的攀登奇迹。没有他们,人类探索高山的足迹或将举步维艰;他们的处境、伤痛甚至死亡却绝少被人提及,他们像流淌在珠峰脚下的寂寂河流,世代守护着这片星球上最危险最圣洁的土地。以下,Enjoy:

来源 /户外探险outdoor(ID:outdoormag) 一位守护者的出生:丹增·诺盖

丹增·诺盖还是一个孩子时,就在喜马拉雅山巨大的阴影中玩耍。他所知的一切,从他父亲家养牦牛的叫声到山区生灵传来的声响,一切的一切,都和山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打小时候起,丹增·诺盖就梦想着去到山巅看看。

1935 年,年轻的丹增·诺盖第二次成功离家出走,他来到大吉岭。在那里,第五支由七人组成的英国珠峰登山队,正在队长 Eric Shipton 的带领下考察珠峰东北面和西山脊。由于夏尔巴人团队有死伤和病号,丹增·诺盖得以进入这支英国探险队。尼泊尔人精于登山,而丹增一开始却只能以背夫的身份加入队伍。一连几年,他都以给孜孜不倦探索珠峰的英国探险队运送物资为生,一趟趟往返于村庄和大本营之间。

然而在丹增内心,他从未放弃登山的梦想。夏尔巴团队的团结合作让他们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位优秀的青年。他抓住一切机会学习攀登技巧,再加上天生无人能及的高海拔适应能力,1947 年,他得到机会指挥一次重要的营救活动。当时瑞士探险队的 Sridhar Wangdi Norbu 在攀登中滑坠受伤严重,而年轻的丹增在这次营救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这次应急行动后,丹增正式被任命为领队并开始带领探险队。

30 - 40 年代,由丹增带领的探险队尝试从北坡登顶珠峰但未获成功。50 年代,尼泊尔政府开始大举推进登山运动。与两个英国探险队协作后,丹增加入了一个瑞士探险团队,这一次,他不再只是一名夏尔巴协作,而是正式成为了探险队的一员。这也让丹增·诺盖与瑞士团队建立起了一生的友谊。特别是在 Raymond Lambert 团队中时,他们还创造了攀登至 8600 米的当时最好成绩,并开辟了一条新路线,为此一度在世界范围内引发过关于哪个国家的登山队将第一个登顶的种种猜测。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