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遭遇新年第一怼,面对“高端黑”美国政府能忍吗?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7-01-11 13:17

两天前,67岁的好莱坞演员“梅姨”梅丽尔·斯特里普荣获第74届金球奖终身成就奖,在颁奖典礼上,“梅姨”硬是把颁奖感言变成了政治演说,怒怼刚获得大选胜利的'...

两天前,67岁的好莱坞演员“梅姨”梅丽尔·斯特里普荣获第74届金球奖终身成就奖,在颁奖典礼上,“梅姨”硬是把颁奖感言变成了政治演说,怒怼刚获得大选胜利的特朗普,就在各国网民惊呼“厉害了我的梅姨”的时候,特朗普在9日连发数条推特公开怼了回去。就在很多人为“梅姨”点赞的时候,也有不少人纳闷儿:美国政要们每年面对来自媒体和公民如此多的“高端黑”和“公开怼”,到底能不能忍得了?这些负面的言论究竟是昙花一现还是所谓的自由主旋律?

批评者的权利

本文摘自《权力是靠不住的》

政府在美国人眼里不过是物业公司,是纳税人供养着、为纳税人服务的,所以骂政府的内容虽然不一定都对,但骂政府的权利必须得到保障。在人人平等的前提下,任何人都有说话的自由,都有批评政府的权利。不过,以监督政府、防止政府滥权为己任的美国新闻媒体记者享有比普通人更大的言论自由,享有宪法所保护的特权——新闻自由。

梅姨送给川普新年第一怼

尽管任何国家的宪法都保障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但是具体实施到什么程度,却结果迥异。因为言论自由说说容易,但是做起来就没那么简单了。当民众指着政府官员的鼻子破口大骂时,能忍住不还口还微笑接受,那真是对执政者的信心、胸怀和雅量的极大考验。现实中,很多政治人物在公开场合和私下对言论自由的立场不一,在被新闻界的诽谤和攻击困扰中抵挡不住使用手中的权力管制言论的诱惑,最终难以收场。

美国的新闻自由在建国后经历了极大的挑战,但是在在杰斐逊等总统们的坚持下,以及相关宪法和司法制度的保障下,这一传统得到了延续。一般人都能够想明白,相比于政府管制言论的意愿和能力,新闻媒体通过发动舆论来监督政府真是比登天还难。公权力往往拥有强大的物质遁甲,新闻媒体只能拿起笔来做刀枪。

川普只能发推特怼回来

因此,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为了最大限度保障新闻媒体批评政府的权利和自由,在1964年《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的判决中阐明了“实质恶意”原则,只有在证明媒体的批评系真正恶意所为的时候,政府或公职人员才能要求追究媒体的法律责任,否则只能忍着。

当时的大法官布伦南在论及法院是否应当以诽谤罪为名,将对官员的批评言论排除在保障范围之外时,写到:“政府官员名誉受损,并不意味着我们要以自由言论为代价进行救济”,因为“是人民,而不是政府,拥有绝对主权”,“如果有检查言论的权力,那也是人民检查政府的言论,而不是政府检查人民的言论。”

美国老百姓,以及美国的电视剧、电影都相当喜欢对美国政府进行冷嘲热讽,乐于把从政者们塑造成心狠手辣的大坏蛋。近两年热播的美剧《纸牌屋》中,华盛顿充满了谋杀、色情、谎言、收买、角斗、欺骗和阴谋,贪婪狡诈的政治家在“民主”的外衣下尔虞我诈、欺骗民众,为自己谋取利益和权力。

对美国政治的“高端黑”如此之盛,乍一看还以为美国政治毫无希望,美国社会一塌糊涂,整个国家没有前途。但转念一想,既然政府之“恶”不可避免,那就要时刻警惕政府为非作歹、肆意妄为。在美国,以“民众代言人”自居的新闻界扒粪揭丑、监督政府、警示凶险的传统由来已久,来自民间的“高端黑”几乎成为美国重要的政治文化。

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社会进入了所谓的“镀金时代”,当时的美国经济迅速发展,急剧的工业化和城市化造成了各种社会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普利策倡导报纸进行揭露性报道,他说:“罪恶、卑鄙、腐败最怕的就是报纸,因为任何法律、伦理、规章制度都无法和报纸相比。”由普利策拟定的“新闻揭丑”思想后来不但成了他本人发起成立的普利策新闻奖的“主旋律”,而且逐渐演变成了美国新闻报道观念的主流话语。

“报刊应该成为对行政、立法、司法起制衡作用的第四种权力”的主导观念,加上“受众是上帝,竞争市场和经济收益永远第一”的商业逻辑,为美国大众传媒倾心各种负面报道提供了取之不竭的精神动力。于是,我们看到美国公众和媒体对诸如灾害事件、政府丑闻、暴力冲突等负面消息的深入关注,其中尤以对政府及其官员的批评与揭露最为尖锐,无怪乎很多政客都把美国媒体称为“乌鸦嘴”。

面对负面消息和尖锐的批评,美国政府能忍吗?难道只能被打脸而不还嘴?政府官员就不能多弄些正面信息来主导舆论?美国的政客当然这样想过,很多也是这么做的。但是,出于对政府控制舆论和垄断信息的担心,美国自建国之日起就不允许联邦政府设立自己的宣传机构,不允许任何政党创办自己的独立媒体。虽然政府部门有自己的“发言人”发布官方信息和决定,但是决定是否传播以及怎么传播还是只能由非官方的民间媒体来做,美国政府本身没有自己的官方电视、电台和报纸。

那么“美国之音”这样受政府控制的电台算什么呢?第二次大战和冷战时期,出于对外战略的考虑,为了让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了解美国的政策和观点,美国人搞起了声势浩大的对外宣传,“美国之音”由此诞生。不过,它自1942年第一次开播到现在用53种语言对外广播,只针对国外听众,对内的新闻传播主导权还是在民间。美国政府的“喉舌”只对外而难对内。

战地记者

当然,美国政府尤其军方尝试过对社会舆论进行主导,但是结果都灰头土脸。“911”之后,美国军方一方面由发言人定时提供消息,一方面限制本国记者在战场上行动。为了配合军方的行动,国防部成立了“战略影响办公室”,负责用飞机向作战地区进行撒传单等宣传工作,必要时还要发布瞒天过海的假消息,或者对某些重要的战地实际情况进行掩盖。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