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玉凤:你没我丑,但你活的不如我啊

周冲的影像声色mp 2017-01-14 21:17

每一个文艺而理性的人 都置顶了“周冲的影像声色” 丑分很多种。 人丑,心丑,里丑捧心,出丑扬疾,跳梁小丑。 而这些丑,在凤姐出现的之后全都黯然失色。 凤'...

每一个文艺而理性的人

都置顶了“周冲的影像声色”

丑分很多种。

人丑,心丑,里丑捧心,出丑扬疾,跳梁小丑。

而这些丑,在凤姐出现的之后全都黯然失色。

凤姐的丑,一经出世长盛不衰,那种热度很可怕。

她的丑是传播最广的、被大众默认化的。上天入地,街头巷尾,无人不知。

这种认知甚至是无意识的——当我想到丑,会自然而然想到她。当别人说她丑,我也不觉得这是伤害,反而是理所应当。

按照大众当时的心态,你可以说我丑,怎么说都行。

但你要说我长得像凤姐,哎呀妈呀你给我站住,我今天非跟你拼命不可。

可如今呢?我们一提到凤姐想到的是什么?

——牛逼。

2017年1月11日,空间微博朋友圈,所有平台都被一篇文章攻陷。

凤姐发布了名为《求祝福,求鼓励》的文章,迅速成为爆文,秒过10万+,接近2万人赞赏。

以她知名网媒签约主笔的才气,文字再如何渲染都做得来。

可是她偏偏没有。

她用平白无实的文字,写了一段深刻入骨,不堪回首的回忆录;也是死不认命,誓不罢休的血泪史。

然而,喷子依旧在喷,黑子依然在黑。

——你凤姐有名了,有点小才了,能圈钱了,早就把当初的自己给忘了吧?不过就是一个底层上来的丑角,最后不还是为了钱。

骂声接连不断,此起彼伏。

今天凌晨,凤姐再次发文,做了两个决定。

一是把上篇文章的20万元打赏全部捐给山区,周一公布捐款凭证。

二是从即日起,永远关闭赞赏功能。

总结起来就一句话:昨天你给我的钱,我不要。明天你想给我钱,我更不要。

也许,你的妈妈从小教你“一定要勇敢对抗命运的不公”“创造属于你的未来”这样温馨美好的句子。

但是,罗玉凤的妈妈却告诉她:“你要认命,这就是你的命”。

这十个大字从罗玉凤童年开始,就是像一串挥之不去的诅咒。挣不脱,逃不掉,如恶魔,如梦魇。

她的妈妈甚至在她被全民唾弃时对记者说:“她之前没有受过啥刺激,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家里很穷,她每个月顶着噪音轰鸣和浑浊的空气去水泥厂向继父要生活费。

最终,她决定离开小地方,去上海闯荡。

让罗玉凤一战成名的,就是那次在上海公开征婚。

她择偶的要求——必须为伦敦或哈佛大学硕士毕业生,必须博士生连读,中途无跳级,不留级,不转校等等。

开出此等条件的居然是这样一副尊容,顿时扩散开去,大江南北,男女老少,笑掉多少颗大牙。

随即而来,便是铺天盖地的骂声了,堪称噩梦。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有无数人在骂她;

在她看得见的地方,所有人唯恐避之不及。

被母校保安赶出学校,被家人疏远,被朋友拉黑,被全世界孤立。

——小城市容不下我,我就去发达城市。发达城市也容不下我,那好,我去发达国家。

她直飞美国,在纽约住地下室,冬天差点被冻死;被华人同胞嘲笑,被华人老板谩骂,依然是社会底层。

看似什么都没变,其实一切都变了。

她的努力得到校长的夸奖,她的文笔得到媒体的认可。

可是不够,她还想拿到美国的绿卡。

“我想拿到这张绿卡,并没有什么复杂的,不能告人的原因,只是从我到上海开始,我一直在和某种隐秘的,难以形容的,无可名状的规则较劲,这个过程已经小十年了,我的青春,我人生最美好的岁月都在里面了,这张绿卡,是对我这十年的交代,就像是我的大学毕业证。

“我只是想拿到这张绿卡,然后告诉所有人:只要不认命,没有飞不上枝头赛凤凰的麻雀,哪怕最开始低贱到尘埃里。

千万别看不起爱做梦的人,他们早晚有一天会告诉你,他们做得到。

曾有多少心理专家跳出来指着她说,你们快看啊,她是个病人,有典型的病态型自恋人格症。

现在,她却温暖了正处于困囿中的人,也打动了曾对她抱有恶意的人。

这么多年,她用傲骨做武器,用文笔和坚持做子弹,给那些沽名钓誉的专家予以还击,高贵华丽地碾压回去。

曾经,我们都鄙夷她,因为她丑,却还能那么骄傲。

后来,我们都成了她,因为我们的骄傲也在这藏污纳垢的世界里被现实一击即溃。

如今,我们都敬佩她,因为她从一无所有到备受追捧,我们似乎也看到了一点光。

只要你信念坚持得狠够,草根变参天大树,沙粒变珍珠,萤火虫变太阳,又有什么难的。

很多人酸溜溜地说,凤姐现在真是麻雀变凤凰。

其实他们忘了,麻雀是鸟,凤凰也是鸟。

只不过是不死之鸟。

当厌弃变成绝对,全世界都指着你笑出后槽牙,你还低声下气乞求什么世界的温柔以待?

你要做的是别伸手,别变成乞丐,更别回头,往上飞。

那些谩骂声离你越来越远,远到消失不见。

倘若厄运缠身,请无视一切嘲笑、贬低、中伤,唾弃,恶意。

无论是外在美还是内在美,都是你逆转命运、跟全世界的嗤笑宣战的筹码。

挨着疼,流着血,咬着牙,忍着泪,总有一天,你会赢。

把那些关于物种讨论的闲言碎语留给弱者吧,因为除此之外,他们一无是处。

当我们在看待一个人的时候,最好的方式,是保持一个理性的距离。

法国文艺复兴后期思想家蒙田曾说:“一个人的价值和评价在于心灵与意志。”

意志够了,心灵还尚有欠缺。

大众忘不了她炮轰娱乐圈的姿态难看,也忘不了六年前曾调侃温州死难。

这些都是流水的过往,更是铁打的事实。

如果将视角从凤姐本人的生活调远,客观地评断她这些年来的轨迹,你会发现,一个人种下什么,就会收获什么。

她早些年言语轻狂,思维浅薄,死命搏出位,收获的只有口水、白眼和轻贱。

当她这些年平和下来,死磕自己,变得睿智自持,她收获了名利、赞誉和尊重。

而“早些年”和“这些年”之间所经受的一切,是磨难,也是恶果;是毁灭,也是重生。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