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女子约网友见面,结果两人...笑惨了

丫丫mp 2017-01-14 21:12

六月的天气,炎热无比。太阳肆无忌惮的显示着它的淫威,把大地烤得象个火盆似的。 下午四点多钟,正是太阳最毒辣的时候,江枫戴着墨镜,背着一个包,提着一个皮箱,'...

六月的天气,炎热无比。太阳肆无忌惮的显示着它的淫威,把大地烤得象个火盆似的。

下午四点多钟,正是太阳最毒辣的时候,江枫戴着墨镜,背着一个包,提着一个皮箱,正沿着破烂不堪的乡村公路走着,炙热的阳光让他挥汗如雨,全身上下都湿透了。

江枫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天快黑的时候,才来到双河村。站在村口四下张望,整个双河村座落在两座山之间的峡谷地带,看样子足有上百家,除此外,在山腰上还散落着一些人家。

这货摸摸肚子,感到饥肠辘辘,决定先去找些吃的。

进了村,还有少数人在村中闲荡,见到这么一个陌生人,都露出好奇的目光。

走了几十米,江枫就看见一家亮着灯的副食店。副食店的老板娘正站在柜台后面吃着瓜子。

灯光很明亮,江枫望了她一眼,眼珠子便转不动了。都说双河村民风淳朴,是个出美人的地方,那村里的妹儿水灵灵的,嫩得能出水,这话还真不假!

这女的大约三十左右,圆圆的脸蛋,略施粉黛,小嘴肉嘟嘟的,整张脸看起来很肉感,个子不算高,但胸前却涨鼓鼓的,那衬衣有点紧,感觉都要爆裂开来,更让人瞠目的是,好象里面什么都没穿,衬衣上很明显的凸起两个点。江枫一摸下巴,奶奶的,得是E啊,真不小。

其实现在城里开放了,农村也不落后,天热时,妇女没穿内衣也常见,特别是结了婚的女人,都比较放得开。有时候,当着别家男人的面,撩开衣服奶娃儿也是很平常的事儿。

江枫这货由于没有在农村生活过,所以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那女的瞧见一个年轻男人走了过来,背着包提着箱子,就从柜台里面转了出来,她穿着一件短裤,大腿白花花的。

她一见江枫,是个陌生人,长得特别的俊俏,那模样是村里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比拟的,她的脸上马上荡漾起了迷人的笑容。

“老板娘,有没有方便面?”江枫走近柜台,往里面瞧了瞧,东西还不少。

那女的把身子凑了过来,“有啊,你要哪一种?”

江枫用手一指,“这个来三包,多少钱?”

“一共十五块。”

江枫掏出钱包,递了一张五十的过去。

女的接过钱,扭着纤细的腰肢,走进柜台里面,她来到一个食品货架前,背对着江枫,屁股高高的撅起,开始在食品箱里翻找起来。

这样一个很暴露的姿势,裙下的春光立马落入江枫的眼中,靠,里面是条黑色三角底裤,只包住了大半个屁股。

江枫正在YY中,一个瘦削的男人一下从店外窜了进来,冷不丁就在那女人的短裙上摸了一把。

那女的尖叫一声,回头一看,气呼呼的说:“二狗子,你作死啊,敢摸老娘的屁股?”

那男的嘻嘻哈哈的笑道:“金枝姐,你这个姿式好勾人哦,就象母狗在招公狗,是不是想男人了?”说话间,他瞟了一眼江枫,心里更有底了。

“滚你的蛋,老娘再想男人也轮不到你。”女的有些气急败坏。

“你这话说得真是让人伤心,我哪点不比你家的男人强?”

“死开,别妨碍我做生意!”

“叫我走也行,赊我一瓶酒。”

“你还欠我几十块没有给,还想赊酒,没门儿!”说话间,老板娘把三包方便面装进袋中,递给江枫,又找了他三十五块钱。

那男的说:“你不赊我就不走!”

“好了,好了,我怕你了!”老板娘想打发他走,只好拎了瓶白酒给了他。

那男的瞟了二人一眼,拿了酒就走了出去。

“帅哥,你别见笑,这家伙是村里的无赖,让人烦得很。”

“呵呵,没事儿。”江枫笑了笑,“老板娘有没有开水啊,我想就在这里泡面?”

“有!有!你等着,我去给你拿。”说着,老板娘就急急忙忙走到店后面去了。

几分钟之后,她提着一个开水瓶和一个大碗就走了出来。

“来,我给你泡。”女人麻利的撕开包装,把三包面都放进大碗里,一边问:“帅哥,我看你不象本地人,你来双河村做什么?”

她低着头,衬衣里那对白肉露出小半。

江枫一边盯着,一边说:“我是个中医,来这附近采药的。”

“哟,没看出来,你还是个医生。你会治啥病?”那女的眼睛一亮,心里就有了主意。

“那要看什么病了。”江枫漫不经心的说,现在只想找个地方落脚,哪有心情给人家看病。

那老板娘一看江枫的俊俏模样,又想到自己那常年在外地打工还背着自己找小三的老公,心底早就耐不住寂寞,自己身子竟然湿润了起来。扭扭捏捏的说:“我最近胸口有些痛,担心得了病,你能不能帮我治治?”

江枫一听,似乎听出了话外之音,装模作样的说:“胸口痛有许多原因的,这要检查之后才知道。”

“那你能不能帮我检查?”

“现在?”

“不是的,晚点等我关了店再说。”

“你家里还有什么人?”江枫一看那女人的表情,一脸媚相,觉得这女的得病是假,估计发骚是真,哪有才见一次面就叫人晚上去检查她的胸口痛,这不是摆明要勾搭自己吗?不过自己还要问清楚,不要上了当,万一是人家布的局就麻烦了。

“家里就我一个人,我男人在外面打工,一年半载难得回来一次。”女人略带着幽怨的口气,活象一个受人冷落的小媳妇。

靠,看来真的有戏。江枫一阵激动,再次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少妇,虽然样子不及冬梅,但自有成熟妇人的味道,那一颦一笑,就象一只勾人的狐狸精,就凭这个骚模样,也能再加上一分,管他的,自己正饥渴着,凑和着用好了,送上门的女人哪有不用之理?

“那好,我晚点来。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柳金枝。”女人‘咯咯’的笑了起来,“你呢?”

“我叫江枫。”

“我叫你小坏蛋,好不好?”女人浪笑道。

“可以啊,我的金枝姐。”江枫也坏笑道,“金枝姐,我还没有落脚的地方,要不就先住在你家里?”

“那可不行,我一个妇道人家如何收留你?”

“哪咋办,天都黑了。”

柳金枝眼珠子一转,“你去找刚才那个无赖,他有空房,给他点钱就成了。”

“那好。”

二十分钟后,江枫吃完了面,就按柳金枝说的地址去找无赖陈二狗。

陈二狗住在村西头最边上的一个巷子尽头,江枫提了几瓶啤酒,还有半只烧鸡就敲了他的门儿。

那二狗现在是穷得叮当响,吃了上顿没下顿,刚才赊了一瓶酒,就着一盘花生喝了起来,现在闻到香喷喷的烧鸡,口水都流出来了。

两个人喝着酒聊着天,很快就熟络了起来,当白酒和啤酒全喝完后,二狗醉得象死狗一样瘫在了桌上,江枫把他扶到床上睡去了。

想着柳金枝那成熟的身体,江枫浑身上下就起了火,好久没有碰女人,这货早就憋不住了。

洗完澡,他穿上一件背心和一条短裤就悄悄的出了门。

他走到副食店门口,看看四周没人,就推了推卷帘门上的小门,门是虚掩着,这货又是一阵激动。

进了门,他赶紧掩上。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