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唐僧|遗 族(连载故事三)

西宁表情 2017-01-12 00:10

遗族 文 | 迈克尔·唐僧 遗 族· 五 我们的邻居是本家人,我叫外公的,在平凉外贸站工作。 是沟里少有的几个吃公家饭的。'...

遗族

文 | 迈克尔·唐僧

遗 族· 五

我们的邻居是本家人,我叫外公的,在平凉外贸站工作。 是沟里少有的几个吃公家饭的。

我记得那时候丁外公推着那辆崭新的飞鸽自行车, 腰带上别着一大串亮闪闪的钥匙, 哗啦哗啦的响。不仅是他衣服兜里有大把诱人的甜杏干,他还时常会带来不知从哪抓的小狗,黑的,黄的,花的都有,分给沟里的住户。

那时也不太平,毛贼还是有的。 沟里的狗基本是丁外公抓来的,大家得了他的好处,竟都更敬重他来。

父亲常年在外,母亲也靠外公的帮忙在外贸站打些零工,拉扯我们姐弟三人。我是酷爱狗的,常央母亲也要一只来养。母亲说家里本来就过得凄惶,再养这杂货恐丁外公数落。

“等你爸回来再央外公去。”

在心焦火燎的期盼中,那个男人终于回来啦。在我十几岁之前,我对父亲的感觉是淡漠的。

一年里他只回一次家,每次都穿着那件褪了色的红套头绒衣。他很健硕,浓密的黑发。他用他带回来的那些花花绿绿的糖果引诱我们。

姐和弟早就投降了。我就是不喊他爸爸,他拎起我,让我抓住院子里晾衣服的绳子,然后松开手吓唬我。我就那么定定吊着一声不吭。

“ 这孩嘴通硬哩”。

父亲说着接下了我,在我兜里塞进满满当当的糖果,然后用满是胡茬的下巴在我脸上一通乱蹭.....

多年以后,当我为了生计流浪奔波的时候,我体谅了父亲,并为我当年的不懂事感到惭愧!

父亲去了丁外公家。不久外公就送来一只小狗,我估计是母亲告诉他的,我是绝对不向父亲开这个口的。

我有些失望...

它比对门小虎家的那只黄狗差劲的多:瘦长的躯体上长着长长的四条腿,四个脚趾站在一个点上,整个身体弯成弓形,手一巴啦就一个跟头.

“好狗,好狗” 父亲赞不绝口.忙里忙外的给它搭窝,铺上麦草,又泡几块馒头放在它嘴边,它就摇摇晃晃地贪婪地吃着.

“好狗, 能吃东西就好养活 ,肯定是饿坏啦,好好喂它。这是黑背狼狗啊,它以后一定是这沟里最好的狗.”

多年后我问父亲当时为什么那么肯定:他说它腿长骨节大, 一定是个大型狗。

小虎经常带着那条黄狗来串门。小虎和丁外公家是很近的亲戚,外公送给他的黄狗又精神又漂亮。

丁外公每天从外贸站都能带一些碎肉;他是从收购的牛羊皮上刮下来的,分给小虎一些,另一半喂他自己养的一只黑色的小狗。

这是我万万不能奢望的...

那只黄狗皮精毛亮,一头就把我的狗撞的四爪朝天,压着它无还手之力.看着它徒劳的挣扎我感到沮丧.

“养不活的”小虎说。

沟里人清闲的日子多,这时候丁外公就拿了他的收音机,躺在家门口的椅子里,听着刘兰芳先生的<隋唐演义>, 看着他养的小黑和小虎家的小黄纠缠。

两家人说说笑笑,多是恭维外公的话,丁外公就开心的哈哈大笑。那两个大小相当的家伙就在人脚之间跑跑叫叫,不时扬起黄土......

这种热闹我一般是不凑的---写完了作业我就去照看我的狗.

父亲去白银工作,离开一段时间了,狗耳朵已经竖立起来,四爪能分开着地,但感觉还是赢弱;细长的尾巴让它看上去更像一只黑背黄肚的大耗子.我为它做了脖套用绳子拴在窝旁;一来是收收它的野性;更重要的是摆脱不必要的纠缠——

我不想让他们取笑我的狗。

遗 族·六

对门的小虎我应该叫舅,他的年龄和我姐一般大,多是上树能逮鸟河里会摸虾的厉害角色。 他自己会用木头旋了木猴,经典的装备是手拿抽猴鞭子裤带上别了弹弓叉,他哥给他做了个扣鸟的铁笼笼,他拿到山上捉了鼰狸猫(松鼠)分给大家。

他老道地告诫众人,一定要拿烤烫的生蒜狠抹鼰狸猫的门牙,如此这小东西才不咬人乖乖听话,他用红布条缝了脖套,线绳一头索在扣眼里,那个小东西就在他上衣口袋里乱窜,身上乱爬。

宝宝,我和王富俊家的白娃,既是小虎的死党,也是给他溜须拍马的铁杆舔客。

小虎的本领是天生了得,只要是他见过想到的东西,总能歪歪扭扭地摆置出来。

他做的滑轮车能坐能拉,连丁外公都竖指大夸。他能用手摸摸鸽子屁股就分出公母,而且能把我们抓来的光蛋山雀嘴对嘴喂大。

但是面对每天老师留下的作业,这颗天才脑袋里就拌了浆糊。

并不是因为太难,是懒洗饭吃的毛病做了怪,所以常央了我们来,用稀奇古怪的发明换我们做几页作业。

看在那些诱人耍货面上,我们公平交易。

宝玉带了弟弟宝成也来凑份。宝成一年四季鼻腔与嘴唇间趴了两条亮晶晶的鼻涕,“哧溜哧溜”滑动的忙。

小宝厌恶的了得,不一刻就大声叱责。宝成忙忙擦去,一会儿又摆换了两条新鲜的,偷偷卧在固定的地方。

“ 脑子坏了……”

小虎有时也将山上野兔的信息告诉我们 :

“哪天我们抓兔子去,把我们的狗也带上…….”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迈克尔-唐僧

迈克尔-唐僧

白尚军回族 笔名迈克尔-唐僧。甘肃省金昌市人。曾随父亲参建单位在青海铝厂生活了十年。在漂泊无定的打工生活里,喜欢写一些抽屉小文,记述喜怒哀乐。现居住在海石湾。

欢迎广大作者投稿,摄影作品,游记,散文、小小说、诗歌均可。文责自负,自行校对。投稿时请附作者简介与需要配图的照片。西宁表情平台发布的均为原创作品,请勿一稿多投。

扣扣︱微信 273629409 投稿 | 273629409@qq.com

西宁的表情带您了解全新青海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