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弹|美国残酷清洗好莱坞左翼电影的不堪史实

影响剧大 2017-01-11 21:18

自1930年代起,美国电影产业发展迅猛,并处在政治漩涡的中心。一时间众星云集好莱坞,佳片迭出,创下1946年500部影片与17亿美元票房的辉煌记录。这一繁盛景象'...

自1930年代起,美国电影产业发展迅猛,并处在政治漩涡的中心。一时间众星云集好莱坞,佳片迭出,创下1946年500部影片与17亿美元票房的辉煌记录。这一繁盛景象的背后,是赤潮澎湃,一个神秘的红色好莱坞起着无可替代的作用。

然而,1947年,“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以下简称“非美”)进入好莱坞,开始了长达八年(1947-1955年)的政治问讯,受牵连者数以百计。在好莱坞的编剧、导演和演员三大行当中,编剧因其创作思想的激进性而首当其冲。随着这些优秀艺术家被逐出好莱坞,美国的电影行业也由三四十年代的反映社会现实的黄金时代走向了五六十年代的低谷。


一、好莱坞左翼电影的形成与发展

1930年代那些最优秀的好莱坞电影人都曾经是激进思想的拥护者,他们推崇苏联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成就,真诚相信美国也可以实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思想在好莱坞一度盛行。

首先,好莱坞左翼电影的形成与共产国际的发展战略密不可分。1920年代,德国人芒曾伯格(Willi Munzenberg)进入好莱坞,宣传苏俄革命,这是有籍可查的最早进入好莱坞的共产主义者。早在第三国际创建之初(1919年),芒曾伯格便被列宁委以重任,派往欧洲争取国际工人阶级对苏联的支持。此间,芒曾伯格认识到电影在文化宣传中的重要作用,1924年他在莫斯科成立电影工作室(Mezhrabpom)和电影公司(Prometheus),并获得爱森斯坦的经典影片《战舰波将金号》的德国发行权。此后,他以电影公司为依托,向世界发行苏联影片,力图把无产阶级艺术向整个资本主义世界传播。

进入好莱坞后,芒曾伯格立刻在美国注册信托公司,继续发行电影和图书,并经常在党内宣讲电影的重要作用,他指出:“我们必须以革命的精神尽可能地发展电影文化……共产党在鼓动与宣传领域所面临的最紧迫的任务之一,就是要获得最重要的宣传武器,但直到现在它一直被统治阶级垄断。我们必须从他们手里夺过来并用以反对他们。”[1]他力主影响美国的电影产业,尽可能地向大众传输无产阶级思想。当时好莱坞人思想活跃,同情共产主义运动。芒曾伯格抓住时机,充分利用信托公司的资源,建立联系网络,凝聚激进力量,使红色好莱坞渐具雏形。


《战舰波将金号》海报

在芒曾伯格的推动下,共产国际的触角直接伸向好莱坞,并以两种方式产生影响:(一)直接设立公司或委派经纪人;(二)实施长期战略,吸引美国青年到苏联学习电影。欧洲共产主义活动家卡茨(Otto Katz)在1930年代中期出任芒曾伯格的经纪人,负责共产国际与好莱坞之间的联系。卡茨凭借出色的社会活动能力,吸引了一大批激进分子投身好莱坞电影事业,他们都曾栖身芒曾伯格的工作室。

1933年,莫斯科大学专为讲英语的学生设立了英美学院。电影剧作家舒尔伯格(Budd Schulberg)、拉普(Maurice Rapf)、拉德纳(Ring Lardner Jr.)、莱达(Jay Leyda)等人,都在青年时代赴该校学习电影,思想上发生了转变。更为重要的是,他们的父辈均为好莱坞名流,美共急需这种背景的年轻人。苏联学习结束后,他们相继回到好莱坞,赫尔曼(Lillian Hellman)介绍他们参加美共组织——“电影剧作家协会”。这些青年受到苏联影响,成为红色好莱坞的中坚力量。

其次,好莱坞左翼电影的发展与美共的领导密切相关。在电影产业繁盛之时,好莱坞吸引了众多热爱电影事业的青年人。那时好莱坞的各大工作室都聚集着许多知名作家,如福克纳、奥德茨、舍伍德(Robert Sherwood)、赖斯(Elmer Rice)、赫克斯利(Robert Huxley),等等。为了培养生力军,美共在1933年成立“电影剧作家协会”,由纽约左翼剧坛的实力派作家劳森(John H.Lawson)出任会长。劳森努力把协会建成融艺术与美国工人阶级为一体的组织,倾力搭建青年人与文化名流的交流平台。

1935年,就在好莱坞左翼电影发展势头强劲之时,美共又成立好莱坞支部,由美共中央文化委员杰罗姆(V.J.Jerome)领导,劳伦斯(Stanley Lawrence)负责具体工作。

好莱坞左翼电影在“人民阵线”期间获得空前发展。1935年8月,莫洛托夫在“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上,号召团结西方民主派,建立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美共书记白劳德(Earl Browder)积极响应道:“共产主义是20世纪的美国主义”,视美国总统罗斯福为美国“人民阵线”的首领。[2]1936年美共创建“好莱坞反纳粹联盟”,在卡茨的领导下,联盟发展迅速。此间,美共从两方面开展工作,使好莱坞左翼电影获得充分发展:

(一)美共进一步明确工作目标,既要在文化宣传上产生影响,更要把握政治的主动性。杰罗姆和劳森明确提出文艺为党服务,在电影中植入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使观众在潜移默化中接受教育。科林斯(Richard Collins)、伯克利(Martin Berkeley)、塔特尔(Frank Tuttle)都是此时期为美共的理论宣传所吸引,加入共产党的。在他们看来,苏联是法西斯主义的最大敌人,即民主的盟友。

(二)美共充分发挥“电影剧作家协会”的作用,发展会员200多人,在援助西班牙反法西斯战斗,开辟美国国内反纳粹第二战场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卓别林等人都曾公开发表过支持苏联的演讲。对于那些寒门子弟而言,好莱坞是个竞争异常激烈的地方,美共依靠芒曾伯格的工作室,及时为青年人提供各种帮助。当时美共所举办的各种聚会,经常有文化名流现身,青年人只要参加聚会,就有交流的机会。这样一来,美共的聚会既是好莱坞的社会俱乐部,也是文化名流荟萃之所。

此间,美共组织并推动了一批进步电影的拍摄。1936年,美共指派荷兰裔共产党导演艾文斯(Joris Ivens)拍摄大型纪录片《西班牙大地》,组织赫尔曼、多斯·帕索斯、麦克利什(Archibald MacLeish)、海明威等参加前期剧本的策划与写作。这些作家的加盟,为影片带来巨大的商业效应。艾文斯在拍摄中强调超越意识形态,影片中的共产党员形象都不是意识形态的化身,其台词也不着意识形态色彩。这一执导思想不仅得到海明威等人的支持,而且也为影片带来巨大的社会反响,吸引了不同政治立场的观众。

《北极星》《俄罗斯之歌》及《莫斯科行动》等也都是此间所拍摄的反映苏联国内社会主义建设的影片。《俄罗斯之歌》由共产党作家贾里科(Paul Jarrico)、科林斯撰写剧本,由共产党员哈布瑞(E.Y.Harbury)作曲。赫尔曼创作了描绘苏联农民快乐生活的《北极星》,影片中出现的那些脸带微笑、衣着整洁的俄罗斯农民,表现出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这两部影片在结尾处,均出现俄罗斯集体农庄被纳粹军队所毁掉的镜头,政治宣传意图很明显。

此外,华纳兄弟公司还拍摄了一部宣传斯大林的影片《莫斯科行动》。它根据美国驻苏联大使戴维斯(Joseph Davies)的同名回忆录改编。戴维斯的《莫斯科行动》记述了他在1936-1938年在莫斯科的情况,该书在1941年德国入侵苏联之后出版。回忆录的出版恰逢其时,受到罗斯福的高度重视,此书的一大特色就是为莫斯科肃反辩解,认为它有效地抑制了德国颠覆俄国的阴谋。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影响剧大还发布了更多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