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为了追偶像剧所“瞎”过的眼

她读 2016-12-02 20:00

都说大脑支配行为,小她倒觉得对女人来说,明显是眼睛支配行为好嘛。看一部剧,就忍不住各种搜主角同款这种事儿,不要告诉我只有我这样的美少女才会做。'...

都说大脑支配行为,小她倒觉得对女人来说,明显是眼睛支配行为好嘛。

看一部剧,就忍不住各种搜主角同款这种事儿,不要告诉我只有我这样的美少女才会做。

像我们看偶像剧长大的这一代,被偶像剧种过的草简直不要太多,现在回想起来,真是... ...瞎眼加辣眼睛。

所以,小她今天一起床,就想来整理一篇,那些年,我们为了追偶像剧所“瞎”过的眼。

嗯,先从... ...爱的启蒙偶像剧《流星花园》说起。

耳畔忍不住响起了“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嘛啊”,羞耻play。

犹记得当年新闻上说,高校很多男生模仿凤梨头遭到校批,校长宝宝们都反应是道明寺带坏了风气。

在小她学校,凤梨头倒是没有,不过美作那头飘逸柔顺的离子烫,必须是每个女生人头一烫。

当时每个理发店玻璃门上都会贴着大大的“离子烫”三个字,满大街的女生从背影来看都像杉菜。

现在看美作的离子烫想吐槽,但是看过最近热播的《锦绣未央》里的拓跋余... ...

离子烫其实还不错啦。

不过最红的应该要数这张图了。

悄悄告诉小她,你是不是也有某件T恤或者牛仔裤或者帽子上面印过这张图?

或者有没有过笔记本,扑克牌,手表,铅笔盒上印有和流星花园、流星雨相关的图案?

当年身为不谙世事少女的酷小她,可以屌屌地说都没跟风,大概只买了几十本关于F4的杂志几十盒关于F4的卡带吧

犹记得有一天,回家发现奶奶买了个新脸盆,脸盆底部印的竟然是F4,取代了老人家深爱的还珠格格之“紫薇小燕子你们为什么翻白眼”系列脸盆。

小时候能有一个印还珠三姐妹的书包,老骄傲得嘞。

如果再搭配同款文具盒,笔记本,走在教室头都会昂更高呢。

还有在笔记本上贴上阿哥格格们的小贴纸,让他们偷窥心中最深处最深处的小秘密。

那时一盘两块钱的盗版卡带,每盒都有“有一个姑娘”。

连扑克牌都被他们的脸承包了。

小她觉得啊,还珠格格应该才算第一个席卷全国老百姓的偶像剧大IP。

啊,想起了满满琼瑶感的《薰衣草》。

现在听到《花香》,内心也忍不住柔软起来了呢。

当年的季晴川,乍看之下还有点像小她的初恋呢(捂脸)。

我觉得“薰衣草”这个花种应该要给这部剧颁发一个终生感谢奖。

看了这部剧,大街小巷都知道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了。

这部剧带火的薰衣草瓶,荣升为少男少女间排名第一的表白神器。

陈怡蓉演的梁以薰是在牧场花房工作,这让当时小她周围的女生都默默地许下了长大后要当花房姑娘的美丽愿望。

那时候是小孩子没有手机的年代,我们还流行写信。

爱买那种散发着工业花香的淡紫色薰衣草信纸,上面有这样的图案。

插个小八卦,你们还记得梁以薰有个姐姐梁以晨吗,在剧里因为心脏病死掉的那个很漂亮的姑娘。

这个姑娘,后来成为了蒋友柏的太太哦!

八卦时间over。

接着说下完全get不到男一男二男三男N帅点的《MVP情人》。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