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文神”登场,奏响极致绚烂的听觉盛宴

古典音乐频道 2016-12-02 20:00

“显而易见,这位琴坛奇才驾驭自己的乐器是如此地随心所欲。他对音乐怀有一种巨大的好奇心。对他而言,从事演奏意味着在声音的世界里有一种永不停歇的探索'...

“显而易见,这位琴坛奇才驾驭自己的乐器是如此地随心所欲。他对音乐怀有一种巨大的好奇心。对他而言,从事演奏意味着在声音的世界里有一种永不停歇的探索,对于美的一种无止境的追求。”——世界著名古典音乐杂志《弦乐》(The Strad)。

他是当今世界最伟大的弦乐演奏家之一、也是古典乐界最受欢迎的独奏家。这位中生代小提琴家以钻石般精准发音,精炼的琴技,于90年代初横空出世,称霸琴坛,而被媒体称为“那个神一般的小提琴家。”——他就是马克西姆·文格洛夫。

2016年12月7日晚,文格洛夫将登台国家大剧院,与老搭档钢琴家瓦格·帕皮扬携手,带来一场精彩的小提琴独奏音乐会,古典音乐频道将对本场音乐会全程直播,让网络前的小伙伴们尽情感受“文神” 激情绚烂的演奏。

我的演奏要让所有人看到

童年文格洛夫

俄罗斯小提琴家文格洛夫,1974年出生于西伯利亚的新西伯利亚群岛。母亲指挥过一个儿童合唱团,父亲在乐团担任双簧管演奏员。对文格洛夫而言,小提琴就像母语一样,是显而易见的选择。“我父亲吹双簧管,我很小的时候常常坐在音乐厅的第一排看乐队演奏。我无法看到父亲,因为双簧管的位置太靠后了,我只看得见第一小提琴。所以那时候我就想干嘛要吹双簧管?没有人看得见!我要为大家演奏,不但要让人听到,还要给人看到。”文格洛夫如愿的实现了儿时的梦想,年轻的他潇洒帅气,华丽的手上技巧,两道浓眉挑起的高度超出常人,配合着电力十足的眼神,成为舞台上令人炫目的明星。

骑三轮车放松的小提琴“天才”

4岁开始学琴,5岁即在故乡举行首演独奏会的文格洛夫几乎就是小提琴天才的代言人、“别人家的孩子”。而实际上,跟众多学琴的儿童一样,文格洛夫同样是在日复一日的苦练中成长起来的。“在我四岁的时候,有两件事情占据了我的夜间生活:学习小提琴和骑三轮车。晚上大约7、8点时我开始练琴,一直练到凌晨三点精疲力竭为止。于是我便骑上三轮车在院子里兜圈子,作为繁重学习的一种放松与犒劳。”

因为不喜欢严厉的老师,小文格洛夫拒绝为他的第一位老师演奏,五节课下来没有演奏过一个音符。生气的老师准备将他赶出门外,这也使得他的母亲伤心得哭起来。母亲的眼泪打动了文格罗夫,他改变主意,一口气用心演奏了17个作品,从那一刻起,文格洛夫就一路往前,不再回头,很快被老师惊叹是百年一见的小提琴人才。实际上,文格洛夫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天才。“我知道我和其他孩子不同,但当时这样的生活对我来说是习以为常的。就象小提琴一定要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那样。”

只有非常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天赋加勤奋,最终造就舞台上这位霸气十足、技术完美,音乐中表情变化丰富,百转千回的顶级音乐家。

一年130场邀约的“空中飞人”

文格洛夫很早就尝试担任指挥

1979年,年仅5岁的文格洛夫就开始了独奏生涯。10岁夺得国际顶级的青年维尼亚夫斯基小提琴大赛第一名,15岁拿下卡尔•弗莱什国际小提琴比赛最高奖,从而确立了他的世界一流音乐家的地位。接着华纳公司同他签下唱片合约,他的曲目范围极其宽广,而且比所有的对手都更快更熟练,这巫术般的能力让他一度成为全球演出酬劳最高的小提琴家。

10岁开始录制第一张专辑,此后文格洛夫为包括MELODIA、TELDEC和EMI在内的知名厂牌录制了大量唱片,几乎将音乐会里常见的协奏曲一网打尽,并赢得了格莱美“最佳器乐独奏表演”奖、两座《留声机》大奖、全英古典音乐奖、五座爱迪生古典音乐奖……

文格洛夫从16岁就开始了自己的大师班。为了保持对小提琴的热情,他一再突破极限。他自学中提琴,奏出的音色丰富而圆润,是许多演奏家一生梦寐以求的效果。他给自己的另一个挑战是尝试巴洛克小提琴的演奏,后来又在1998年尝试指挥。作为一名如日中天的演奏家,文格洛夫满世界飞,最高记录一年有一百三十场的邀约,他甚至表示生活中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在一个地方多呆些日子。

凤凰涅槃 ,“文神”归来!

教学中的文格洛夫

文格洛夫“开挂”的人生在他34岁这年戛然而止,因在浴缸意外滑倒受伤,他决定不再举行演奏会,而转向指挥和教学。他几乎将生命中最好的年华辗转在伤病中,却在四年后奇迹般地以独奏家的身份重返舞台。复出之路并非一帆风顺,这时的文格洛夫没有了以前丰富的面部表情、大幅度的身体摇摆以及张扬狂放的劲头,变得内敛而稳重,甚至还有点腼腆和羞涩。人们对于他的争议也很大,有人说他已经过了巅峰状态,在技巧层面有些细节处理大不如前,但也有人认为文格洛夫的技巧虽不如从前凌厉霸气,但声音温暖醇厚,音乐更有内涵,耐人寻味、打动人心。

谈起这段从舞台上消失的时光,文格洛夫说,“我感觉像重生一样。当我重新演奏老柴的协奏曲时,我感到非常的年轻,感到一切都是新的,甚至觉得我从未演奏过这部作品。指挥乐队是我的一个非凡经历,这使我对小提琴重新燃起了爱。”

经过几年的起伏沉沦,人到中年的文格洛夫音乐语言更丰盈,才华与智慧相呼应,凝结至成熟的果实,成为了一位极具成熟魅力的艺术家。

月来满地水,云起一天山

2016年12月7日的这场音乐会的曲目风格多样,除了体现舒伯特、贝多芬典型“德奥精神”的作品外,下半场简直就是“文神”的恣意挥洒:拉威尔的小提琴与钢琴奏鸣曲,略带感伤色彩的情调,魂牵梦绕;《“夏日最后的玫瑰”变奏曲》系奥地利作曲家恩斯特根据爱尔兰民歌改编,感人的主题不断进行变奏,展现出不同视角下玫瑰的魅力;而帕格尼尼的第13号小提琴随想曲则充分展示了灿烂的演奏技巧,乐迷朋友可以现场一饱耳福!

国内的粉丝曾这么形容文格洛夫,“当小提琴第一乐音出现的那一刻,马克西姆让小提琴抓住了你的心,他充满了阳光,充满了欣悦,充满了新的领地,充满了你的内心世界。”还有人这么说,“他至纯至酣之柔情演绎,可用板桥的一句诗来形容‘月来满地水,云起一天山’”。亲爱的朋友们,您心中的文格洛夫是什么样的呢?12月7日19:30,一场极致绚烂的小提琴盛宴等待您的品鉴!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