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网易云音乐列表里还差一瓶伏特加

公路商店 2016-12-01 04:11

作为俄罗斯第一个Rave组合,他们挑战了这个国家存在的实际问题和人们对俄罗斯的刻板印象:踢踏舞,伏特加,穿着假阿迪的混混,带着巴拉克拉式大绒帽的夸张又俗气'...

作为俄罗斯第一个Rave组合,他们挑战了这个国家存在的实际问题和人们对俄罗斯的刻板印象:踢踏舞,伏特加,穿着假阿迪的混混,带着巴拉克拉式大绒帽的夸张又俗气的打扮,在一个好像永远都不会停歇的派对上跟着音乐点头摇摆,快节奏的电子乐中掺杂了些狂躁的吉普赛朋克能量,但是一切色彩都是暗淡的。

任何你想不到或是不敢想的俄罗斯日常都在他们的作品里。几乎每首歌说的都是俄罗斯人最典型的那一套,比如酗酒、贫穷、东正教神甫什么的。

在脏乱差里肆无忌惮地喝酒,还有被干翻的狗熊


"I had this gun when I was a baby."

喝伏特加坐装甲车,空口白牙撕啤酒,姑娘没跑车扶着羊也能甩腚。这种楞逼劲儿完爆了大彼岸的金链黑老哥。

就算你已经意识到这些都不是玩笑而是真实存在的,在从这种癫狂中恢复之后,也避免不了的经常出现噩梦里的侏儒和小丑。

从套娃、俄罗斯传统服饰、舞蹈到卡拉什尼科夫式步枪、伏特加、警察、醉鬼到拉达车,从手风琴到巴拉莱卡到小提琴到舞蹈,这群人总是能弄出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所有的俄罗斯元素在Little Big这里都变得和谐无间。

那种自由痛快又不不计后果的生活方式,就是俄罗斯人眼里的俄罗斯。

就得彪,用力过猛,完全不在乎

LittleBig信仰的是非典型美学,他们创造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葬礼狂欢”:僵尸万圣节、混乱的学生政治和一些狂野过后的苟延残喘的混合体。

LittleBig的成员众多,他们涉猎广泛,风格各异,却和而不同

他们经常在俄罗斯最受欢迎的社交网站VK上和歌迷交流。在俄罗斯的巡回演出包括了大大小小几十个城市,几乎场场爆满。

当看到一群面色凝重的俄罗斯人在严寒中站成长列排队的时候,你甚至会觉得自己回到了苏联时代在凭票领面包,但他们只是在买Little Big的票罢了。


能拥有一件乐队T,出门比貂好使

“我们试图在人们怀疑都不愿意怀疑的地方去建立一个共识的角落。我们想要给人们展现一个全新的东西,开阔他们的眼界,或者建立起不同的视角去看待问题。”

LittleBig的创建者IIyaPrusikin不仅仅玩音乐,他也是圣彼得堡的演员、导演和电视剧本作家。

谁也没想到IIyaPrusikin其实是心理学毕业的,也正因为如此IIly知道如何用音乐的形式表现俄罗斯丑陋肮脏的一面,他做这种音乐的原因之一也是想要改变俄罗斯这种堕落的现状。


1985年出生的他的每一次的活动都会引起公众的热议。由他策划的节目“伟大的说唱战役”,电视连续剧“警察的日常”,“gaffygaf秀”都在互联网上引起强烈反响。


通过在网上上传视频他在本土的说唱届小有名气并积累了经验,于是他决定和自己的朋友们一起一起成立一个乐队。IIya说:“Rave这种音乐风格很少见,我们一分钱都没花,只是简简单单地录了视频,就在欧洲走红了。”

在火遍欧洲之后,他们才渐渐被沉睡的俄罗斯所知。

LittleBig的单曲每次都由自己发布,也就是说他们想怎么拍就怎么拍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